邮差不送信的山区 大火后的孤岛灾民

北加州分会  |  2021年9月14日
Play Video

采访、摄影、剪接/金龙、刘德贤、Claire Yang、杨传源;作者 /梁碧銮、王伟龄

俄勒冈州的布莱小镇原本是个世外桃源,布莱斯山火后只剩一片焦黑。图片来源/慈济波特兰联络处

俄勒冈州克拉马斯县(Klamath,OR)有个离群索居的布莱小镇(Bly),那里有161户居民,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也因为森林里没有路名,是个连邮差都不送信的地区 。然而一切在布雷斯山火(Bootleg Fire)爆发后全部变了样。大火烧毁了他们自己盖的家,也无法有保险给付。原本靠山泉水维生的他们,因野火污染水源 ,无法在地取水⋯⋯

离群索居

2021年夏天,俄勒冈州地区的森林野火像瘟疫似地到处爆发,从六月起到八月底,俄勒冈州同时就有20处野火在燃烧——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布雷斯林火”,当地人称之为超级火场,是该州120多年来最严重的山火之一!延烧了40万多英亩,400多栋建筑被吞噬,烈焰送出的黑色浓烟,也影响到远在东岸的空气质量,布雷斯山火蔓延之时,美东的天际线也被染成了诡谲的橘红色⋯⋯⋯

TzuchiUSA-Portland Bootleg Fire Assessment_0001_IMG_4138
参天的树林都被烧毁。图片来源/慈济波特兰联络处
TzuchiUSA-Portland-Bootleg-Fire-Assessment_0005_20210819_172202-Bootleg-fire
布雷斯山火吞噬了300多辆车。摄影/许坤国

大火延烧一个多月后总算被控制住,波特兰慈济联络处志工收到全美急难救助志工组织–俄勒冈支会(ORVOAD)的邀请,8月27、28、29日三日,前往政府设立在布莱小镇体育场的多机构资源中心MARC(Multi-Agency Resource Center)进行关怀。志工在拿到灾民名单后,28日,直奔深山里的重灾区勘灾。

波特兰慈济联络处离火场约300英里,车程约五个半小时,越靠近重灾区,路越是坎坷难行。其中一台车因为无法翻山越岭,只能半途折返, 剩下两台车颠簸穿越过了无生机的焦黑险路后,才到达灾情最惨重的火场。

我们在进入重灾区实地勘灾所看到的,是一片林火所烧毁后的惨淡和不堪。由于路途遥远及灾区路况危险,实在无法进行一一进行逐户的勘灾。

勘灾慈济志工
志工远赴灾区,了解当地受灾情形。图片来源/慈济波特兰联络处

那里住了上百户离群索居的家庭,大火前,曾经是世外桃源——居民有的是西部垦荒者的后代,在此世世代代定居;有的,是向往与大自然共生息的人, 在当地就用太阳发电及井水自给自足。“所以我们所用的文明身份证文件(水单、电费等)都不适用,这个连邮差都不送信的地方, 连路名都没有的林地,有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土地号(Lot no.)。”勘灾志工发现,这样的简单生活,却成了灾民申请重建补助的一大障碍。

求助无门的灾民只能栖身住在露营车上。图片来源/慈济波特兰联络处

为何不买火险?

火灾过后,灾民回到了原本自己盖的家,住屋烧毁了, 就在旁边的活动车屋中栖身。其中一位是盖奇·克拉克(Gage Clark),他站在花了六年半心血建造的住房和太阳能装置前,如今只剩一片残瓦和扭曲的金属铁片。他没有火险,所以没有资金可以帮助他重建。

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不买火险?我们不是不想买保险,而是没有人会卖给我们,因为我们都离消防站太远了!

灾民 盖奇
盖奇说,几年的心血在一瞬间付之一炬。图片来源/慈济波特兰联络处

困难的还不止如此,连政府的补助,这些灾民都无法申请。

“他们没有地址,所以也没有任何正式文件可以向官方证明他们住在哪里。”专门协助边缘化灾民的非营里组织“救援天使”执行长瓦莱丽.奥黛(Valerie O’Dai,Executive Director of Relief Angels),急切地想帮助这群灾后孤立无援的人:“因此(政府)很难核实受损的财产或房屋的数量,结果没有人能得到县府或州府的援助。”

如今在山上,没有驰援、没有电,也因为没有水塔,没有自来水设备,所以没有水⋯⋯

这个地区都是从大自然收集泉水,但现在野火后水已经被污染,不像以前可以取水了,所以他们必须开车下山到城市里去买水,但是今年城市也因为干旱缺水了,自己都不够用,更遑论提供给灾区居民?

“救援天使”执行长 瓦莱丽

慈济志工勘灾后,已着手为灾民申请最急迫的供水补助金,并准备现金卡,要为161户办理发放事宜。

被有毒灰烬、灭火化学物质污染的水源。摄影/瓦莱丽

慈济美国“有爱无惧・慈悲相系”灾疫中长期纾困计划,与您携手帮助无数家庭度过这段艰困苦涩的黑暗时期。

更多新闻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