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MaskMyStory :「我必須採取行動!」

紐約分會  |  2020年7月7日

採訪/愛貝兒
翻譯/王偉齡

林佩君(左者)疫情爆發時開始想辦法將故鄉製的臉罩(右上一)運到美國。她的姪子(右中)和越南臉罩工廠的職員(右下)戴著面罩示範產品。部分臉罩捐給慈濟美國進行捐贈馳援醫護的行動。圖片提供/林佩君

 

#MyMaskMyStory是慈濟美國「有愛無懼・慈悲相繫」災疫中長期援助行動中的一個項目,希望藉由志工、捐助者、受助者的故事分享,讓我們記錄下這場世紀災疫中的正面力量。

「我是林佩君(Lina Lam,越南裔華僑),現住紐約,是一位網路付費廣告專業人士。大概三月底,艾姆赫斯特醫院(Elmhurst Hospital)傳出醫護們緊缺個人防疫物資,那時我還看到很多醫院必須找來一輛輛大卡車,把病亡者的屍體運走……那些影像對我衝擊非常大。我還記得看到的當下的很絕望、很無助,然後我內心有個聲音告訴我:『妳必須採取行動!』雖然我根本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麼。」

「有人建議我做口罩,但我沒有巧手可以做裁縫!所以我開始去看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幫上忙,而我內心依舊無法忘記那些影像對我的衝擊,我想要讓醫護們獲得個人防疫物資。」

「我後來和我父親討論這件事。他很擔心我,說要寄乾洗手、口罩、臉罩給我。但我告訴父親:『需要的人不是我,是其他人……』然後我突然想到:『等等,爸,你剛說你可以寄臉罩給我,那是哪裡來的?』原來我哥哥在越南的壓克力工廠,疫情期間改成生產臉罩,部分捐給當地醫療院所。我靈光乍現,如果我可以把一些面罩運到美國來,雖然數量不多,無法涵蓋所有醫護們的需求,但總是能幫到一點吧。」

「接著我聯絡我哥哥,看怎樣可以把面罩運到美國來,特別是在疫情中,有限制醫療物資運出境的法規。深入瞭解後發現,是可以運的,但只能運少量,還必須透過既有的貿易管道。我哥哥告訴我,要捐贈的物資,他不收分毫,但問題來了,其實運送的花費比臉罩成本要來得高。」

「運送的方法非常有限,尤其是我想盡快把物資送到需要的人手上,快遞當然最貴,運100個臉罩運費就要250美元,我就開始在心裡默默盤算。」

「剛好疫情中我的學生貸款可以暫緩每月還款,我當時是打算要繼續按時繳付,後來我想,乾脆把還款先拿來墊運費,那我就可以從越南寄好幾批過來。接著我爸和我姐也說要幫忙分攤運費。我們就這樣把臉罩運到美國來。」

「但還沒結束。我後來又想,好,東西快遞到美國以後,要怎樣讓它最迅速確實地送達最需要的人手上?而不是在組織間轉來轉去拖延到醫護取得的時間?我四處打聽,朋友、同事跟我推薦捐贈管道,後來我聯絡我的朋友韋佳欣,她所任職的非營利組織(慈濟)正在動員籌備物資給各個醫療單位,然後她把我轉介給慈濟負責統籌物資捐贈的同仁王誠駿。」

「我同時也聯繫上癌症治療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他們也需要面罩,所以我將面罩分成兩批,其中一批給了慈濟……因為和佳欣已是多年好友,我知道她的工作內容,慈濟總是在災難發生時,迅速前去馳援賑災……我知道我可以信任這個組織,再加上有信任的朋友在那裡工作,我知道我可以將物資交託給他們。」

「我很高興我所捐助的面罩,已及時送達最需要的人手上。」

林佩君的面罩藉由慈濟志工的手,已捐給好幾家醫療單位,包括兒童骨科醫院希望之城馬利安地區醫療中心等。疫情危機中,有這麼多深沉的傷痛與不安,但依舊有像林佩君這樣的人,願意無私奉獻,給予他人幫助。疫情仍在持續,慈濟美國不間斷地將個人防疫物資送到全美各醫療院所、警消單位、社福組織、和低收家庭,成為安定社區的一股力量。閱讀一系列 #MyMaskMyStory 的暖心故事。

無論是志工、捐助者或受助者,若您和慈濟的防疫物資有過一段緣分,請在您的社群媒體上寫下您和這些物資的故事,並標記 #MyMaskMyStory,和註記好友標籤 @TzuChiUSA,與我們分享,用正面能量,在疫情暗夜點燃希望燭光。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更多新聞故事

掌握最新消息

訂閱我們的電子簡訊,把最新消息傳送到您的郵箱。

慈濟是以「慈、悲、喜、捨」之心,起救苦救難之行,予樂拔苦。

「廢車載愛奔馳」行動計劃

將老舊廢車捐給慈濟,拍賣所得將支持「美國慈濟基金會」推展慈善行動!您的愛心捐贈也可獲得稅務上的減免。

佛教慈濟基金會是非營利501(c)(3)的慈善組織。版權所有 © 2020 佛教慈濟基金會。隱私權政策  |  使用條款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