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捐款助我前行:帕特森的故事

北加州分會  | 2019年3月4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Patterson-Story

作者/愛貝兒(Dilber Shuatursun)

攝影/牧帆洲(Jonathan Van Lamsweerde)

在山火發生後,家庭裡最重要的支出往往是平時不起眼的日常花費,例如,房屋費用(房屋租金或飯店住宿)和水電費。對於帕特森(Patterson)家庭來說,他們最需要的則是汽油費。

「他們明天就要開學了。」艾瑞卡·帕特森(Erica Patterson)談到三個孩子上學後的負擔,不免擔心。自從在坎普山火(Camp Fire)中失去在天堂市的家後,艾瑞卡和丈夫史蒂文·帕特森(Steven Patterson)以及孩子們一直待在她哥哥在格里德利(Gridley)的住所。由於孩子們在不同的城市上學,學校與學校之間距離,開車要三十分鐘 ,艾瑞卡將要花很多的時間開車接送小孩,來來回回汽油費,是一筆不小的花費。

這是幫助他們逃離火災的同一輛車。艾瑞卡回憶起山火發生當天的上午,她像往常一樣在「羽翼河畔康復醫院」(Adventist Feather River Hospital)工作。Adventist Feather River Hospital

當時孩子們都在學校,我接到他們正在撤離的電話通知......馬上放下工作,跑到學校大廳,把他們全部帶出來。

艾瑞卡

他們趕快趕回家打包重要文件和必需品。等到他們正要離開時,情況已經非常混亂,災難已經近在眼前。 「交通已經癱瘓停滯,情急之下,我只能掉頭去找我哥哥……從那天之後,我們再也不能回去了。」艾瑞卡說到這已經淚流滿面。

即使情況是那麼的讓人傷感,但她和史蒂文都認為,全家能活著逃出來,已經很幸運了,而且這段時間還可以有遮風擋雨的地方。只不過,對於他們的三個小孩來說,很難適應災後的生活狀態。

艾瑞卡含著淚說,雖然孩子們已經試著保持樂觀積極的態度,但對他們來說,一切還是很不容易,「其中,最大的艱難挑戰是我們無家可歸,沒有家可以回去。過去,我們從來沒有失去家園過……要接受這個現實,好難 。」

但是,艾瑞卡還是很感恩她們還有哥哥的家可以安心的住下來,不必擔心在街頭流浪:「我們非常幸運能夠住在那裡……哥哥非常熱情的要我們不要擔心,可以長時間住在這裡。」不過,這個地方對於兩個成年人和三個孩子來說,還是太狹小了,艾瑞卡描述說:「我們一家五口擠在一個房間,房間裡還要塞滿所有行李,這讓住下來更困難。」

她的丈夫史蒂文不作聲地點點頭。史蒂文目前仍有一個樹木修剪的全職工作—剪掉電纜線附近的樹枝。 「我不是很擅長聊天,但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他帽子下的笑容綻放開來。

DSC09745

對我們來說,最難以忍受的是—無家可歸,因為大部分失去的東西都可以再買,但再找一個房子好難,很多人到現在都沒辦法找到。

史蒂文

帕特森一家只是那些被山火迫遷14,000個家庭的其中之一。事實上,在溪口市附近的家庭也湧入溪口市避難,因此,讓住房危機更加嚴重,目前估計有2萬人進入溪口市居住。

艾瑞卡也反應溪口市目前的住房危機:「我們常常一整天都在外頭尋找房子,現在幾乎不太可能找到房子。」雖然他們被生活的變化搞的焦頭爛額,但當帕特森一家與在溪口市的災難恢復中心和慈濟志工們分享心情時,臉上開始顯露出安慰的神情。

「他們總是非常熱情的對待我們,充滿了愛和善意,」艾瑞卡談到自己遇到的慈濟志工,感恩的說到,「我們非常感謝這個基金會。」帕特森一家一直在尋找經濟援助,但是像許多家庭一樣,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獲得什麼樣的援助。

「大概就是50美元吧?」史蒂文笑著說,這是他猜測會收到的救援金額。之後,當得知他們家庭(五口人)可以獲得800美元的救濟金時, 他說,「太棒了,你們真好……你們的援助遠超過我們的期待,」史蒂文開心的說著,他的三個孩子,泰勒、陶瑞和史蒂文在拿到志工給的毛巾玩具時,也一樣的高興並滿懷感激。

有了這些可以用來加油的援助金之後,帕特森一家人期待生活可以慢慢走向正軌。

每天去上班,送孩子們上學,接他們回家,是我們過去日常的生活.....我們只想要一切回歸正常狀態。

艾瑞卡

請和慈濟美國一起幫助坎普山火受災家庭。你可以幫助像帕特森這樣的家庭,讓他們填滿油箱,生活重回正軌。即使是一點小幫助,也可以給他們信心,走向重建之路。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