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澤爾一家的團圓夢

北加州分會  | 2021年2月9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Play Video

作者 /曾奐珣

坎普山火摧毀布拉澤爾的家,帶走一家之主傑森農耕創業的夢想,加劇了他的妻子 — 也是癌症倖存者安德烈的健康狀況,造成一家人的凝聚力危機。兩年後,新屋的到來似是重啟了布拉澤爾一家的人生新篇章。攝影/曾奐珣

2019年10月,災難個案輔導員芭比·瓊斯(Bobbie Rae Jones)第一次與布拉澤爾(Brazell)夫婦會面。彼時,他們一家七口人共同居住在拖車屋裡,生活環境十分艱難。露天的廚房,沒有冰箱,沒有洗碗槽;用鐵鍋燒水,倒進盆裡接上拖車屋水管,一家大小方可洗漱。

火災後一年,布拉澤爾一家的生活環境仍十分困難,一輛拖車屋住著七口人。攝影/曾奐珣
布拉澤爾一家大部分的生活設備都只能簡單地搭在露天環境下,包括洗浴設備、廚房、曬衣架。攝影/曾奐珣

災難中的布拉澤爾一家

這是住在康考山區(Concow)的布拉澤爾一家三年內第二次受災於火災。2016年,一棵聖誕樹引發的火患將房子燒毀,一家人曾一度無家可居。

一年後,他們貸款買了房,添置了洗衣機、烘乾機,還有一個爐灶,生活逐漸趨向穩定。

安德烈·布拉澤爾(Andrea Brazell)回憶,那時候,也就是坎普山火發生的一年前,母親曾問她為何不將自己的畫作掛在新房子的墻上。她說:「每次當我開始放鬆享受生活,把擺設放到牆上,就會有事發生。」母親安慰道,這次一定不會有事發生的。

「我照做了,將牆壁油漆上色,把所有畫作掛到牆上,然後坎普山火就發生了。」

2018年11月8日對於比優特郡(Butte County)的居民來說是毀滅性的一天。凌晨四點多,天空一片橙紅。天堂鎮、馬加利亞社區、康考山區,人人匆匆逃生。

那天清晨,安德烈與丈夫傑森·布拉澤爾(Jason Brazell)一如往常地去工作,「每天清晨四點半,我們開車到惠特蘭(Wheatland),在一個大農場做事。」她回想當日的情景。

那一天不尋常地卻是安德烈在大約早上6點45分接到孩子的一通電話:「媽,我覺得這好像發生火災了,天空變得好怪,有煙霧和大風。」十分鐘後,安德烈的電話再次響起,孩子說:「媽,我們好像必須離開,房子周圍全是火!我們該怎麼辦?」

「快走!」安德烈告訴孩子。

當年,她的五個孩子都還不滿20歲,最小的兒子是12歲。火災那天,大兒子已經出門工作,其他幾個未成年的孩子從火災區逃了出來,坎普山火燒毀了布拉澤爾的新房子。

傑森說:「我很傷心我的樹,我為這些樹哭泣。我很愛我的樹,真的非常愛。這些樹都是百年老樹,被燒被砍了就再也回不來了。」雖然被燒毀的樹依然聳立,樹幹內部卻已被燒損,為了安全起見,必須被移除,否則隨時會倒下,造成對居民房屋的威脅。

傑森為大樹哭泣,他說一家人會堅強,之前挺過來了,這次也可以。

用助人的心 癒癒自己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TzuchiUSA-Camp Fire-Mobile Home Delivery_Brazell Family_0002_50853072333_85781f855e_k
傑森砍掉土地上的許多被燒壞的樹,提供木材與地方讓需要的鄉民可以搭建圓頂帳篷。攝影/曾奐珣
TzuchiUSA-Camp Fire-Mobile Home Delivery_Brazell Family_0003_50853792666_aaee71784b_k
火災之後,傑森與一群夥伴動手打造好幾個圓頂帳篷,供給康考山區裡無家可居的鄉民。攝影/曾奐珣

等到坎普山火的災民們被允許回到山區裡居住時,夏天已快到來。

回到這片土地不久,傑森開始找事情做。他在社區當志願者,與一群鄉民一起煮食給更有需要的鄉親。一天,他聽聞有位熱心人士在建造圓頂帳篷給需要庇護所的鄉民,便自願參加這個項目。

不久後,這位熱心人士所獲的撥款用盡,無法再繼續工程。由於圓頂帳篷是用木材建造的,傑森靈機一動:「家裡有成堆成堆的木材(災區重建安全條規必須砍伐有威脅的樹木),而且我那片土地上有足夠的空間,我們可以在那裡建造。」

於是他們一群人便轉移陣地到布拉澤爾的土地上搭建圓頂帳篷。傑森說,只要有人需要,他們就會去探訪該土地,然後建造。無論如何,木製的圓頂帳篷比普通的露營帳篷安全且保暖。

「這件事對我非常重要,是一種療癒,並且讓我的那些枯樹有了很好的去處。這像是我的使命,讓我因為幫助他人,而不去只想自己所經歷的災難。」傑森說道。

眼下災後的第一個冬天即將來臨,拖車屋內壁開始長出青苔,嚴重影響了癌症倖存者安德烈的呼吸系統健康狀況。

災難個案輔導員芭比在「坎普山火預製房屋復位」項目推出後,帶著一疊厚厚的申請表去找布拉澤爾夫婦,鼓勵他們申請。攝影/曾奐珣

幸好,2019年11月初,「坎普山火預製房屋復位」項目正式推出。個案輔導員芭比帶著一疊厚厚的申請表格去探訪布拉澤爾夫婦,告知他們這個好資源,鼓勵他們積極準備資料提交申請。

要有「新家」了

準備重建之時,傑森完成了土地上水、電、排污系統的修復工作。傑森說:「土地上的泥土被檢測了好幾次;我還得去證明有排污系統,花了500元去挖自己的院子給他們看。我們沒有買房的錢,所以只能活著一天是一天,做我們力所能及的事。」

直到2020年3月,安德烈才接到芭比的電話通知,房屋復位的項目申請通過了!安德烈在電話的那頭喜極而泣,放下電話之後,她作了一幅畫。安德烈說:「(畫的時候)我想了很多關於火災,關於我們所經歷的很多事情。作畫像是一面反射投映的鏡子,讓我看到了希望。」

簽署受益合約那天,布拉澤爾夫婦、 芭比、另一位個案輔導員史濟普·考頓(Skip Culton)與項目負責人特蕾西·戴维斯(Tracy Davis)會面。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布拉澤爾夫婦、 芭比和個案輔導員史濟普與項目負責人特蕾西會面,簽署移動預製房屋項目的受益合約。攝影/曾奐珣
個案輔導員一年來不斷地協助災民,跟著他們走過起起伏伏。攝影/曾奐珣
移動預製房屋項目的受益合約。攝影/曾奐珣

布拉澤爾個案是史濟普上任災難個案輔導員後的第一批個案。同是坎普山火災民的史濟普,看到案主安德烈和傑森落筆簽下合約時感觸良多:「經歷這麼大一場災難後,能幫助這個堅強的家庭走一段重建之路,看到他們重振士氣,我感到無比榮幸。」

合約簽完,特蕾西解釋,接下來布拉澤爾夫婦需要與製造商見面並簽約,拿到出價單之後項目負責團隊會審核,一切沒有問題的話就可以向當地政府申請建築許可。拿到建築許可後,一般製作週期為六到八週,待預製房屋運送到房主的土地上,再需六到八週完成最後在土地上的安置。

然而,一切並沒有按照原有的規劃發生。越來越嚴重的疫情使各地的商業活動停擺,許多單位部門也因突然轉換成線上工作模式而導致各類工作進展延緩。「預製房屋復位」項目的每一項工作推進都面對層層阻礙。

幾個月後,居家令取消,比優特郡的商業活動開始逐漸恢復。史濟普再次捎來好消息,說預製房屋計劃在八月中送抵比優特郡。

好事卻多磨......

2020年8月17日,比優特郡的居民睡醒望出窗外,眼前的一切都似乎加了「橙色濾鏡」。北部複合式山火(North Complex Fire)在臨近的國家公園爆發。因乾燥的氣候與焚風的來襲,同一天,加州各地有不同的山火爆發,全州人民進入災難戒備狀態。

全新的預製房屋無法從南加州的工廠,通過重重山火送到山火高風險地區康考,房屋運送計劃再次延展。同時,原定房屋抵達後實施工程的建築工,正在守著自己山區裡的家,以免被山火摧毀。

9月8日,北部複合式山火以高速大肆地向西蔓延,威脅比優特郡的居民區。整個比優特郡的空氣質量極差。臨近的山區已被大火侵襲,康考山區居民紛紛收到撤離命令。

一個月之後,各地火勢大多已受控制,各個災難工作機構的緊急救災工作暫告一段。布拉澤爾的預製房屋終於再次定下運送日期。

個案輔導員芭比說,一個受災家庭要重新擁有一個可安居的房子需付出很多,並經歷層層阻礙。她表示,在慈濟做個案輔導工作,除了為案主尋找匹配資源、為他們制定重建計劃等技術性工作。

很多時候我們就是要陪伴他們,一直給予鼓勵與支持,直到他們走到重建的終點。

個案輔導員芭比·瓊斯
個案輔導員芭比·瓊斯陪伴布拉澤爾一家走過將近兩年的重建之路。攝影/曾奐珣

2020年10月13日,比優特郡晴空萬里。因火災持續煙霧瀰漫幾週後,湛藍的天空示意著「今日宜出門」。

一早,芭比與其他同仁前往布拉澤爾家,一起等待拖車把預製房屋運進山裡。由於康考山區的路狹窄又蜿蜒,部分道路不是很平坦的柏油路,一段十分鐘車程的路卻耗時一小時半才完成。

芭比與布拉澤爾一家滿懷期待。芭比說,正好是一年前為這家人做登記開個案,如今像是完成了一個週期,很欣喜。

安德烈回憶第一次與芭比見面:「她來到這個地址,當時我們坐在那個牆上。她問了幾個問題:災後的日子過的怎麼樣?我們都做了什麼?擁有什麼?有什麼需求?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最後她問了最重要的一題:我們打算繼續住在這裡嗎?」安德烈說那是最關鍵的問題,而她和傑森的回答為「是」,這片土地是他們唯一的擁有。不過,那時候夫婦倆都不知道災後的經濟狀況能讓他們走到重建的哪一步。作為災難個案輔導員,芭比在了解布拉澤爾的家庭狀況之後,與他們一同擬定重建規劃,才走到了今日。

房子真的來了

安德烈·布拉澤爾透過窗戶看到屋內配置的爐灶和冰箱,興奮不已。攝影/曾奐珣

當拖車出現在路口的時候,安德烈才終於有了踏實感:「天啊!房子就在眼前。」但她卻不禁問自己:「是夢嗎?這是真的嗎?」直到房子進入他們家的車道,一點一點地離安德烈越來越近,她看一眼房子,再轉頭看一眼身後的拖車屋和身邊的家人與每個來幫忙的人,她才確信,這是真的。

終於看到新房子,傑森說:「我們的生活再次穩定下來,可以正常做飯、洗漱,有一個真正的客廳一家大小可以坐在一起,而不是(在狹小空間裡)互相磕絆。」

艱難的生活並不是每個家庭成員都可以克服的。布拉澤爾家十四歲的小兒子便離家去跟在鎮裡工作的大哥同住。他對父親傑森說,當我們有新房子的時候,我就會回來。於是,他回家了。即將有屬於自己的房間,很興奮。傑森說:「我們和兒子討論他想如何裝置房間,房子內部的顏色也是他挑選的。」

有了新房子,就可以不用再燒水放到盆里接水管才能淋浴,不會再被門閂刮傷手臂留疤。新房子裡配置了冰箱、爐灶、洗碗機,安德烈已經等不及在爐灶上做飯、烘焙。

至於那台住了一年的拖車屋,傑森表示將易主給另一個有需要的家庭。

我們很清楚知道沒有一個遮風擋雨居所的感覺是如何,能夠幫助他人是該做的事。

受災戶 傑森·布拉澤爾

感恩節快到了,安德烈說他們已經有兩年沒過節。她希望新房子可以讓一家人重新在一起,創造新的美好回憶。

2020年末,大女兒產子,布拉澤爾家喜迎第三代。爾後,安德烈因病入院進行手術,術後復原已有家可歸。個案輔導員史濟普協助他們申請最後一筆資金補助,添置櫥櫃等家具。

與慈濟的「圓」與「緣」

邁入2021年,布拉澤爾家長達兩年半的重建之路總算抵達終點。回溯災後的經歷,布拉澤爾家與慈濟的緣似是一個圓。

2018年坎普山火發生後,布拉澤爾夫婦從慈濟志工手中領取急難救助現值卡,安德烈至今對此仍記憶猶新。她說,其他機構在登記時,因為他們不是天堂鎮居民,會被質疑災民身份,但慈濟志工卻真誠以待,並為他們祈禱。安德烈記得那一天走到門口時,她感受到希望,相信接下來的路一定還會有好心人來幫助。因此緣分持續牽引,2019年10月,慈濟的災難個案輔導員芭比從受災名單上看到安德烈·布拉澤爾的個案資料,拿起電話聯繫案主,提出要登門拜訪……

終於,這個圓完滿了布拉澤爾家庭的團圓夢,有了新家,生活開始有了希望。

慈濟美國「有愛無懼・慈悲相繫」災疫中長期紓困計畫,與您攜手幫助無數家庭度過這段艱困苦澀的黑暗時期。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