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艾達風災劫後餘生 發放中的眼淚

紐約分會  | 2021年9月23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Play Video

視頻拍攝/加森(Garson Ormiston)、溫雅娜(Hannah Whisenant)
編輯 /王偉齡

60多歲的王幸福在失去所有後,得到慈濟即時地馳援,流下眼淚。攝影/溫雅娜

「我住在Peck Ave的地下室。我的家裡面什麼都沒了,床也沒了,所有的衣服全泡在水裡,包括這個單車,都泡在水裡。」艾達風暴(Tropical Storm Ida)的威力強大,把上了年紀的紐約災民王幸福所有家當都給毀了:「第二天我再去清理的時候,就碰到你們慈濟的阿姨(志工),她就打電話(會所)給我300塊(急難救助金),所以我非常地感動,真的,我那時候一無所有,啃著一個麵包,用那個水喝著,是鄰居給我的,太慘了。」

王伯伯、還有許多像王伯伯一樣的災民,劫後餘生卻失去所有,回想起生死交關薄如刀刃的驚心——在錯的時刻若踏出錯的那一步,就是被洪水滅頂。

一戶災民當時一家三口看著地下室不斷激增上漲的水位:「我的女兒坐在床上害怕地說,媽媽我們沒地方逃了,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裡⋯⋯我的先生仍然死守著水進來的入口,用身體去擋著。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絕望過。」

還有的災民試著逃到街上,但洪水很快地漲到她鼻子位置,她不得不拉著另外一個人,艱困地移動到安全的地方⋯⋯

慈濟志工災後迅速動員,輪番接力到皇后區淹水重災區勘災,並協助清掃和進行熱食發放,李暘就是其中一員:「這是中國移民住的地方,水起碼淹到房子的這裡。」他手指著木造房一樓的一條水痕,明顯高過他的身高,而許多災民依舊還住在原有的泡水房裡,十分窘迫:「房子還是溼的,你可以聞到發霉的味道。他們目前還沒有恢復瓦斯供應,所以很多人從淹水以來至今沒法洗澡,他們還不能煮飯,食物是很大的一個問題。」

災民的處境,讓人難以想像,世界大城紐約的災後住房,凌亂髒污像是第三世界國家的低收社區⋯⋯

有時候他們會收到些捐贈的食物,像是這些是速凍食品,那些食物都是冷凍的,他們都沒有地方可以加熱食物,房東想要把他們趕出去,讓他們去別的地方,但是他們沒有地方可以去。

慈濟志工 李暘

志工們聽著災民們的經歷,心好疼。慈濟紐約分會於9月8日進行第一場艾達風暴發放,服務26個家庭,9月11日再度發放,有59個受災戶受惠,領取600到1000美元不等的現值卡。

「今天我們再次舉辦發放活動,因為受影響的地區非常大,很多人受災,他們仍舊非常需要幫助。」慈濟志工蔣珊珊,災難隔天就和其他志工一同為災民動員,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地清掃災區,災後一個星期,便著手進行發放。

「他們(慈濟)給我1000元現值卡,我們要用它來買床墊、床架和電飯鍋,買任何我們需要的東西⋯⋯」受災戶胡鳳梅的家,水位幾乎淹到住屋的房頂,陽光把洪水退去的泥濘曬成難以抹去的記憶,牢牢地黏在牆上⋯⋯而現在總算有些資金,可以來重新打理生活:「我們還拿到毛毯、口罩,(志工)真的考慮很周到,我們居然拿到這些!」

另一位帶著孩子的媽媽,要把現值卡拿來租房、給家裡買個桌椅;而王伯伯,騎著家中唯一泡了水卻沒壞的單車,前來發放現場:「今天來,志工又給了我300元,我要買一些吃的,囤一些吃的。」

志工透過竹筒歲月,介紹慈濟最初創始的精神,進而傳承這份愛,用點滴行動學習付出,帶動善的循環。攝影/林晉成
物資包內有毛毯、一盒口罩,以及淨斯產品。攝影/溫德娜
9月11日第二次發放,共發給了59戶災民,金額共46,900美元。攝影/加森

王伯伯說著說著,突然流下眼淚來,他很感動,活了60多年,沒有遇過那麼即時地協助,連家人都沒那麼快來幫忙:「很幸運認識慈濟⋯⋯」戴上安全帽,王伯伯踩著腳踏車離去時的背影,感覺不再那樣沉重。

我們努力讓整個社區都知道這個事情,然後提供更大更全面的幫助。

慈濟志工 李暘

這些行動,都還只是個起頭,陪伴災民的重建之路,才正要開始。

離開前,慈濟人的溫暖擁抱,是最有力的同在與關懷。 攝影/林晉成
每位災民都可領取一份志工準備的物資包,志工用一份恭敬、感恩的心,雙手交到災民手上。 攝影/林晉成

艾達颶風挾帶狂風暴雨,嚴重破壞行經的美國南部和東岸地區,慈濟美國啟動急難救助機制,陪伴受創災民。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