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過後,我們依舊努力向前

北加州分會  | 2019年3月27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after-the-camp-fire-the-struggle-within-2

作者/愛貝兒(Dilber Shuatursun)

攝影/蔣國安

災難所帶來的不只是外在有形的傷害,它甚至會造成災民嚴重的心理創傷。

山火發生前,凡妮莎·卡爾金斯(Vanessa Caulkins)住在馬加利亞(Magalia),她有社交焦慮症。由於,在坎普山火(Camp Fire)中失去家園,她必須得經常的處於公共場合中,這樣的情況,讓她更感到不安。

 

為了要申請現值卡,解決經濟上的困難,凡妮莎必須坐在身邊圍繞著桌子,有些擁擠的等候區,等待志工前來帶領她去完成登記手續,之後,志工才可以處理她的個案。雖然凡妮莎很耐心的等候,但人來人往的忙碌環境,讓凡妮莎感到非常恐懼,她不禁的雙手顫抖,忍不住的流下眼淚,

 

“我無法克制的會對周遭的每一件事情敏感,……一旦處於被人群包圍的環境中,我就會感到難過。

在凡妮莎三歲和五歲的孩子身上也看到同樣的情況。凡妮莎的大女兒經常情緒失控,小女兒之前有語言發展停滯的情況,現在她連話都不說。「她甚至連是或不是,都不會回答我。」凡妮莎頗感無奈。

 

在其他家庭中也可以看到災民在災後反應出心理起伏和不安。路易斯·巴特雷斯(Luis Batres)有二個孩子,他身材魁梧外表看起來很快樂。他提醒我們,事實永遠比表面看起來複雜。「我處於沮喪的情緒中已經很久了。」他透露道。

過去14年以來,路易斯一直住在他位於馬加利亞的家中,這次,他覺得命運給他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你知道最困難的事情是什麼嗎?」路易斯解釋說,「雖然,馬加利亞沒有被完全燒毀,但是我家卻已經全毀了。」他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眼裡已滿是淚水。

我可以微笑的面對這一切,但我真的很難過.......我們失去所有的一切。現在,妻子還在醫院,我要照顧孩子們。我必須要讓生活繼續下去。

坎普山火倖存者 路易斯

路易斯看著他的孩子,莉莉安娜和安東尼奧 – 即使山火後,一家四口人,在沃爾瑪停車場的一個戶外帳篷裡睡了8天,他們還是那麼開朗樂觀且精力充沛,。

 

路易斯的眼眶又濕了。「我不會抱怨什麼,」他強調,「我們很幸運的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來幫助我們,他們帶來了毛毯,食物,我們所需要的東西。」

 

這樣慷慨行為,讓路易斯重燃了希望「雖然我們失去了房子,但卻從這麼多善良的人那兒,得到很多幫助。」路易斯看著身邊四周的慈濟志工滿心感謝,「你們如此熱心不顧一切的幫助我們…… ……我必須堅持下去。」路易斯說。

 

路易斯看著他的孩子,莉莉安娜和安東尼奧 – 即使山火後,一家四口人,在沃爾瑪停車場的一個戶外帳篷裡睡了8天,他們還是那麼開朗樂觀且精力充沛,。

 

路易斯的眼眶又濕了。「我不會抱怨什麼,」他強調,「我們很幸運的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來幫助我們,他們帶來了毛毯,食物,我們所需要的東西。」

 

這樣慷慨行為,讓路易斯重燃了希望「雖然我們失去了房子,但卻從這麼多善良的人那兒,得到很多幫助。」路易斯看著身邊四周的慈濟志工滿心感謝,「你們如此熱心不顧一切的幫助我們…… ……我必須堅持下去。」路易斯說。

 

每一個幫助,都有意義.....即使是20美元,也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我真心的感謝,,你們的幫助我們銘記在心。

坎普山火倖存者 凡妮莎

慈濟美國很欣慰能夠幫助災民在災後一起面對經濟上的危機。每個人都有需要幫助的時候,請繼續支持我們進一步幫助遭受心理創傷的災民,給他們力量,讓災民們勇敢的繼續走向重建之路。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