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為天堂祈禱

北加州分會  | 2018年12月31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TzuChiUSA_camp-fire-relief_cover-story_p1

作者 張今寶(慮斌)

攝影/蔣國安

這是歷經坎普山火的天堂市音樂家史濟普·考頓(Skip Culton)的故事
說來,我的故事,你也許會覺得與其他天堂市災民的故事,彷彿熟悉;那麼,讓我唱首歌吧,當你,傾聽我的故事的時候。
從何說起呢?那深埋在灰燼裡層層疊疊的無常…如今回想起來,是那麼的虛幻與漂渺;但我想要一件件地去找尋,在天堂市遍地的灰燼裡,在那場坎普山火中,一瞬間,壓在我的身上的那些過去。
故事,就從坎普山火發生的前一天說起吧⋯⋯

天堂市,有我曾經擁有的一切、我心的所在、我的家。

現在,每當一些時刻,我回想起過往的所有一切,小時候,爺爺親手幫我做的小玩具;收藏的相簿裡,每一張家人歡聚的甜蜜照片;貼在冰箱上,女兒用色筆塗鴉的可愛圖畫;抽屜中,每一個筆記本裡,我隨時隨手記錄的起落心情;堆滿在屋子的角落,每一個錄音卡帶裡,我所創作的每一首音樂歌曲,唱著這過去20幾年來的生活點滴。

然而,這一切,都消失在天堂市的大火裡。我從大火裡重生了;但那個過去的我,我曾經擁有的一切,好像被連根拔起,在大火中消失了。

天堂被棄守了,我好盼望能再回去。

站在天堂市,漫天漫野的無邊灰燼中,我從不知道,我會失去這麼多;但是,我也從不知道,我會得到這麼多。從在大火逃生的路途中、長長的車潮裡,那些我認識的相互幫助的家人,道了2、30年早安的鄰居、社區朋友們;從那些我本來陌生的人,卻在災後每一天的生活裡,給我最即刻的需要,給我最溫暖的關懷。

當我將人們送的衣服穿在身上時,我強烈的感受到最真實的自我和生命的力量⋯⋯

當時,我在溪口市(Chico ,前譯奇科)的一處購物中心停車廣場裡繞著,這裡堆滿了教會從各地募集來的乾淨二手衣,還有給男女老少各種不同的用品。我的推車上,有一輛兒童腳踏車,是要送給愛騎車的兒子;還有一堆為孩子們挑選的日常衣服,也為自己找一些可以禦寒的冬衣。我走著走著,心想:這場災難的發生,是要我們學習什麼功課?

我祈禱上帝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帶離已成煉獄的天堂;讓所有像我一樣,在山火之後,幸運存活下來的人,可以有勇氣再唱歌;讓所有在天堂市失去家園的朋友們,有一天,可以再回到已被山火侵襲的土地上,重建自己的家。

就在一天早晨,我醒來,在睜開眼睛的一剎那,像奇蹟般,一首歌流進了腦海裡。我立刻起床,把這首歌寫了下來,那就是 《再一次,為天堂祈禱》(Another Prayer for Paradise)。祈禱什麼呢?我祈禱上帝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帶離已成煉獄的天堂;讓所有像我一樣,在山火之後,幸運存活下來的人,可以有勇氣再唱歌;讓所有在天堂市失去家園的朋友們,有一天,可以再回到已被山火侵襲的土地上,重建自己的家。

這是一首療癒之歌,我療癒了自己,也把它送給所有在這次山火災難後,身心受創的朋友們...

彈著吉他,唱著這首歌,我好像找到了依靠,讓山火之後,不安的心的靠了岸。

這是一首療癒之歌,我療癒了自己,也把它送給所有在這次山火災難後,身心受創的朋友們;也因為這首歌,我在舊衣捐贈廣場遇到的佛教組織-慈濟,再度與我聯絡,在那裡,我領到了一張內含600塊美金,可以補助短期所需的現值卡;慈濟也讓這首歌在社群網站引起了很大的回響。在金錢支助之外,我強烈感受到那份對陌生人,無私付出和悲憫胸懷,雖然我不太能用他們的中文準確發音:「慈濟」,但他們告訴我,那正是「慈濟」的中文含義。

那樣的慈悲,就像是冬日的暖陽,讓我們心生力量。是的!我們一定要再回去,回到那個,微風清拂,愉悅歌聲總是穿過青綠樹梢的「天堂」。

 

Play Video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