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再冲刺:我们是第二线的防疫人员

纽约分会  |  2020年4月15日
TzuchiUSA-ny-brooklyn-ppe-distribution-2020-4-9-1

采访/牧帆洲、摄影/默杰夫
撰稿/王伟龄

4月9日,纽约慈济志工再度前往布鲁克林,为三间医院送去防疫物资。图为伍德霍尔医疗心理健康中心的 Hla Myint 医师。摄影/牧帆洲

4月9日,新闻上传来让人心碎的消息,美国有一名放射科医师染上新冠肺炎,在家中被发现卧倒在地、送医不治。电视上这名医师的女儿还记得父亲为了工作,常常必须牺牲与家人相处的时间,没想到这次,爸爸却是永远无法再陪伴他们了⋯⋯

纽约分会慈济志工加快打包作业,仔细对照清单,将防疫物资PPE装箱,从会所仓库地下室来来回回搬到一楼装入后车厢,他们再次前往布鲁克林,捐赠三间防疫医院。

TzuchiUSA-ny-brooklyn-ppe-distribution-20200409-1
不忍医护人员身陷险境,志工加紧打包。摄影/牧帆洲
打包数千只外科口罩准备送出。摄影/牧帆洲

纽约慈济人医会副召集人廖敬兴看着堆得比人还高的防疫物资。这些都是志工们日以继夜劳心费力,好不容易筹备到的,有的来自当地,由哥伦比亚大学爱心妈妈捐赠,也有的来自海外。他说:“这些箱子我们准备派送给第一线医院医疗机构,这是来自来世界各地慈济人的爱,里面有医用外科口罩、N95口罩、KN95口罩以及二级外科口罩。”

TzuchiUSA-ny-brooklyn-ppe-distribution-20200409-3
为医护筹备到急需的N95口罩。摄影/牧帆洲

其中纽约州立大学下城医学中心(SUNY Downstate Health Sciences University)收到6000只外科口罩和25件全身防护衣。代表院方接收物资的李一刀(Yi-Chun Lee)医师说:“我是一名妇产科医师,虽然妇科不是直接面对前线的科室,但是我们有医师被调配去支援,所以会参与协助新冠肺炎的治疗团队。”

李一刀医师跟着志工把物资从车上卸货,这些都是救命的基本必需品。

以医院现在的人流量,我们一天需要消耗1000套防护设备。我们需要所有人的帮助。(救人)这不只是急救人员和医生的工作,我觉得大家都在帮忙,就像你们,你们把东西带来,把这样的讯息传递出去,让大家知道投入参与的重要性。

纽约州立大学城下医学中心医师 李一刀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志工捐赠防疫物资不分晴雨与病毒赛跑。摄影/牧帆洲
志工和前线医护人员连成一道坚实的防疫线。图中者为 李一刀医师。摄影/牧帆洲

慈济的援助,让该院医护多了好几天的防护!慈济也将2000只医用外科口罩、20个脸部防护罩、25件全身防护衣送往金斯布鲁克犹太医疗中心(Kingsbrook Jewish Medical Center),另外伍德霍尔医疗心理健康中心(Woodhull Medical Center),也收到2000只医疗口罩。

TzuchiUSA-ny-brooklyn-ppe-distribution-20200409-8
志工帮金斯布鲁克犹太医疗中心的医护人员搬运物资。

代表伍德霍尔医疗心理健康中心接受物资的 Hla Myint 医师穿着蓝色防护衣、头戴防护面罩,里面则是一层N95口罩再加上一层医用外科口罩。这些外科医疗人员面对病毒不敢掉以轻心,很感谢有慈济物资及时补位:“对医护人员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能有N95口罩,但这些医用外科口罩也有很重要的功能,特别是用在病患身上,当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就可以先戴上,降低病毒的传染率。”

全美医疗中心、疗养院等陆续传出医护为服务、抢救病患自身却染疫,后来病死的不幸消息。这不仅是全美新冠疫情死亡案例的数字,背后这些医护人员家庭,更承担了巨大的悲伤。

我们虽不是第一线防疫人员,但我们是第二线防疫人员,竭尽所能,守护那些将自己的生命置于险地的医师、护士、和相关医疗人员。

纽约慈济人医会 廖敬兴医师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志工亲送物资到医院。摄影/牧帆洲
在驰援医护的同时也小心谨慎。摄影/牧帆洲

这场世纪灾疫,染疫人数和死亡人数依旧节节攀升,而在疫情尚未平息的同时,还要面对复杂的经济以及民生问题。让我们起而行!慈济美国希望劝募50万颗爱心,每人至少10美元,您将可协助筹募500万美元的灾疫中长期援助善款,把重要的物资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中。只要坚定、相信,我们一定能做得到!

更多新闻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