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積飯點亮街友貧童求學路

夏威夷分會  | 2020年12月31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TzuchiUA-Hawaii_Nanaikapono Elementary School Jing Si Rice Distribution_0000_20201207 – 20201215_Nānākuli-Wai'anae-Compl

作者 /林桓璽、王偉齡

夏威夷慈濟志工為歐胡島西邊的學區街友學童準備兩萬多包香積飯。圖為12月18日的學區得來速發放。攝影/林桓璽

教育,是翻轉孩子未來的希望,尤其是對無家可歸的貧童來說,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所造成的風暴,吹得這些孩子們的未來更飄搖黯淡,遠距網課對街友貧童來說困難重重,再加上有一餐沒一餐,總是飢腸轆轆——對他們而言,眼下求生存,遠比受教育來得重要⋯⋯

而就在孩子們幾乎要放棄自己的時候,有一群大人輪番投入,能拉回一個是一個。

一個都不能少

2020年12月7日到15日間,夏威夷慈濟志工將兩萬三千包的香積飯,送給歐胡島(O‘ahu)西區的街友家庭,負責接收的,是州政府教育部的那納庫尼-華奈九學區註冊組主任楊穎瑾(Nānākuli-Wai’anae Complex Area School Renewal Specialist),她的團隊所涵蓋的區域內有九所學校,專門負責協助600多名無家可歸的兒童,讓他們的求學之路不中斷。

TzuchiUA-Hawaii_Nanaikapono Elementary School Jing Si Rice Distribution_0001_20201207 – 20201215_Nānākuli-Wai'anae-Compl
慈濟志工於12月7日到15日間,為學區送去救急的糧食。攝影/林桓璽
TzuchiUA-Hawaii_Nanaikapono Elementary School Jing Si Rice Distribution_0002_20201207 – 20201215_Nānākuli-Wai'anae-Compl
志工連日動員,希望孩子能夠溫飽,專心唸書。攝影/林桓璽

「我們的工作就是確保這些孩子的基本需求獲得滿足,繼續學習,希望把他們的潛力發揮出來,然後改變他們的命運,改變他們的未來。」楊穎瑾心疼,原本就過得好辛苦的孩子們,狀況又再急轉直下:「疫情尚未發生前,這些孩子就急需幫助,沒有飯吃、沒有衣服。我們就去找捐助或是用我們自己的經費(購買基本物資)。」

全美每四個孩子中就有一個孩子吃不飽,我們這裡整個社區也都受到很大的影響,原本就很多失業的人、無家可歸的人,經過疫情後,情況更加嚴重。

學區註冊組主任 楊穎瑾
楊穎瑾帶著學區的團隊服務西區街友學童,而疫情發生讓這些孩子們的學習路更加坎坷。攝影/林桓璽

一箱箱的慈濟香積飯送進學區倉儲,整理好,再由學區專員「挨家挨戶」去送給街友家庭,只是這些「家」和「戶」,是海邊臨時搭建的帳篷、停車場的一輛車,或是好幾個家庭擠在一棟住宅內⋯⋯更糟糕的是,現在專員撲空的機率越來越高了。

楊穎瑾的團隊中,擔任學區住房協調員的捷雅娜.赫特(Jeanna Hurt,Nānākuli-Wai’anae Complex Area School Housing Specialist),有21年的社區關懷工作經驗,她說,禁止在外聚會的政策,使得許多遊民與他們的孩子更不穩定的游移:「因為要居家避疫,我們的學生家庭都分散到各地,然後有更多的街友家庭出現,來上我們學區裡的學校。這樣的來來去去和流動,讓追蹤更加困難。」

讓人頭痛的,還有無法掌握孩子們的遠距學習狀況——儘管學校可以供給遠距教學設備,居無定所的學童卻無法充電或連上無線網路。

「給他們電腦和無線上網,他們才有辦法繼續上課。」捷亞娜眼底有一抹憂傷,因為每次出去訪視,眼前所見的,都是這些特殊情況的孩子們,求學路上大大小小、接二連三的絆腳石:「很多地方或店家都沒開,或是不再讓遊民進入充電,如果你的電腦在上課到一半時沒電,這堂課就泡湯了⋯⋯」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疫情中,夏威夷海邊的遊民帳篷越來越多。攝影/林桓璽
疫情中有些家庭付不出租金,被迫流落街頭。攝影/林桓璽
直接住在卡車上的遊民。攝影/林桓璽

疫情中,孩子缺課狀況更加嚴峻,許多家長為了生活無法陪伴學童,沒有人管孩子,孩子索性就不登入上課;另外還有些學童甚至在家長的支援下,也不知道如何使用遠距教學工具;至於剩下的一部份學童,是沒有所謂的家長的。

「如果他們連續缺課缺五堂,我們就會去找這到這些孩子,了解為什麼他們無法登入上課。如果一個家庭有太多孩子同時要上課,對家長來說根本就是無法負擔的責任,如果他們還有父母的話⋯⋯」捷雅娜頓了一下,繼續說:「而很多青少年的街友,是根本沒有父母的⋯⋯」

而即便八月中旬以後,新學年開始許多技術性的問題獲得改善,每個街友孩子們都能得到遠距上課的電腦,不過設備丟失或遭竊的新問題卻也隨之浮現。

我們今年有多太多的學生,無法結業。因為上課時間不足。

學區住房協調員 捷雅娜
有的遊民在樹下棲身。攝影/林桓璽

滿足基本需求

狀況再怎麼糟,這群教育團隊努力地協助街友家庭解決問題,因為他們深信,教育是賦予孩子們改變命運的力量,也強調無論什麼樣的捐贈都能改善現況,因為若沒有滿足基本需求,學生無法認真學習。

「來自各方的捐助能夠讓我們的工作更順利進行。文具用品、清潔衛生用品,而我們去訪問這些家庭時,他們第一個反應的就是沒有食物。」捷雅娜語重心長。

孩子無法專心坐在電腦前上課,如果他的肚子空空飢腸轆轆⋯⋯所以食物捐贈是幫助學生就學的其中一個關鍵,你們給了23,000包的香積飯,實在太重要了!這些家庭的反應也非常好,我們非常非常感激。

學區住房協調員 捷雅娜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12月18日學區發放日,車陣排成一條龍。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有幸的家庭還有台車子可以擋風避雨,能開車前來領取物資,但也有很多家庭連車子都沒。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同樣擔任住房協調員的妲娜.梅尼博格(Donna Manibog,Nānākuli-Wai’anae Complex Area School Housing Specialist)在訪視街友學童家庭的過程中,見證拿到香積飯的居民眼睛為之一亮,因為州政府提供各式食物發放給遊民家庭,卻無法提供飯、麵等澱粉類物資。「我們的食物捐贈,有些是罐頭,有些是新鮮蔬果、也有冷凍肉品,或是湯。唯一沒有的就是飯,沒有食物捐贈裡有任何飯,但是夏威夷人主食就是吃飯,所以我們感謝(慈濟)基金會把飯帶來給我們。」

學區的居住問題協調員捷雅娜。攝影/林桓璽
長年服務街友貧童的妲娜。攝影/林桓璽

念念不忘

「證嚴法師給了我們很多食物,不單只是食物,而是心靈的食物。」楊穎瑾是慈濟香積飯捐贈給夏威夷學區街友貧童的重要推手,她和慈濟可以追溯到一段近乎20年前的緣份。

「我們來美國的,都是經歷過比較困難的時期,不只是有沒有錢,還有社交、文化、遠離父母⋯⋯所以我們需要有個團體、像家人一樣,給你這樣的聯繫。這樣的需求,基本上每個新移民都有⋯⋯」楊穎瑾回憶:「大學畢業後剛剛來到這裡,那時我是新婚,我的姪子想學中文便到慈濟開設立的中文學校洽詢,因為我本身也信佛,在跟慈濟志工聊天時她得知我是大學畢業也講中文,便詢問我可不可以來教中文。」

就這樣,楊穎瑾成了慈濟夏威夷中文學校的老師,也因為這個經驗,覺得教小孩子很有意思,就決定轉行繼續深造並專攻特殊教育:「那個社群需要多一點人的關愛,我後來成為特教老師,加上生活忙碌,孩子、工作、父親在香港大病,來來去去,後來沒堅持在慈濟。」

楊穎瑾細數著她與慈濟的緣分,儘管轉換了工作環境,但她始終對證嚴法師教導的「人有二十難」,念念不忘。

與慈濟重新聯繫上的楊穎瑾(左一)和學區工作人員感謝慈濟在事態緊急時,為需要的學童伸出援手。攝影/鍾豪

「我想說的是,我在人文學校的圖書館,拿了一本書來看,那是證嚴法師寫的書,第一難第二難我記住了,一直沒有忘記。人有二十難,第一難是貧窮佈施難,貧窮不只是錢的問題。那種貧窮,是內心的需求有沒有感到滿足,如果內心感到滿足了,你就很富裕,那時候你就會去佈施,師父的這句話我記得很清楚。」

「第二是富貴求道難,也是這樣。我從擔任老師,成為部門主管到學區去幫別的學校,甚至到管理整個州的精神健康部門⋯⋯我在心中一直告訴自己,無論職位升遷,只要自己可以做得到,就要替別人服務⋯⋯這個緣,我一直不敢忘記。」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夏威夷慈濟志工在當地發放香積飯的期間,意外聯繫上了楊穎瑾。

我知道慈濟每樣東西都有很深刻的意義在裡面。香積飯裡面很多蔬菜,除了可以帶給健康狀況不是很好的遊民營養,我也希望不只是給食物而已,而是把香積飯裡頭的善心善念、怎樣來愛護環境等的美善訊息傳遞給孩子,讓他們身心都健康。

學區註冊組專員 楊穎瑾

一段善緣,牽起慈濟香積飯送入學區,溫飽街友學童的肚子,也期待這一顆顆飽滿圓潤的米飯,能圓滿孩子們的未來。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透過楊穎瑾牽起的緣分,夏威夷州教育部代表在接收到香積飯後,畫著一張寫著「感謝臺灣慈濟佛教基金會的捐贈,並祝您們佳節愉快!」的海報。攝影/林桓璽
夏威夷教育部寄給慈濟的感謝信函。攝影/林桓璽

慈濟美國「有愛無懼・慈悲相繫」災疫中長期紓困計畫,與您攜手幫助無數家庭度過這段艱困苦澀的黑暗時期。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