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绍箕裘 法律人的有情天地

美国总会  | 2020年9月21日
TzuchiUSA-lawyer-chang-story_0000_Photo 7 - 張天駿為南加野火走上街頭募款

作者 /郑茹菁

张天骏为南加野火走上街头募款。照片提供 / 张天骏

《为谁辩护》的名言:“他人昨日的地狱,将成为我明日的工作。”律师被描述成看尽人生百态的法律摆渡人;在诉讼的过程中,律师时而扮演“导演”,在法庭上引导各人按照他的剧本演出,时而变身为“算命师”,预告当事人诉讼的走向及可能的结局。

说到“律师”,想像中应该是西装毕挺、不苟言笑或谨言慎行的模样,听说律师当久了,有些律师会对正义感到麻痹,有些则是勇往直前、永不言败。然而,慈济法律顾问张天骏律师慈眉善目、维护正义、保障人权,绝不当违反正义的“导演”,也不做预告未来的“算命师”,张律师办的法务并非在法庭拼输赢的诉讼,而是一般公司、团体有关商务的法律工作,他忠诚保护当事人的权益,并兼顾是否利益众生,未语先笑的张天骏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用真诚赢得当事人的信任与托付。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

由于父亲在台北地方法院任职配有宿舍,张天骏随同父母从台北士林搬去台北市杭州南路的司法九村居住,就读私立复兴中小学,他从小与法律人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仰慕司法官伸张正义的风范,小小心灵很早就埋下法律的种子。

父亲张迺良曾任台北地方法院检察官,因屡破重大刑案,曾当选“全国特保最优司法人员”,荣获先总统蒋中正召见,并颁发荣誉奖章。六O年代获“联合国人权奖金”,赴美、澳两国考察司法业务。曾任台北地院刑事庭及少年法庭庭长、台湾高等法院法官,一直到四十七岁离职赴美深造,取得法律博士学位(J.D.)。

张天骏律师的办公室。照片提供 / 张天骏

张迺良返台后转任律师,获聘担任政府各部会法律顾问及行政院顾问,并在各大学兼课。张天骏的母亲王月女士曾任静修女中及士林中学老师,父母的身教言教对张天骏潜移默化,养成他悲天悯人的慈济心肠!

父亲对儿子的影响尤大,原本张天骏已经申请到奖学金就读南加大最热门的电机系,但因为父亲的期许而毅然转系,他的法律路其实是从“父子情深”出发的。

张天骏毕业于南加州大学及麦克乔治(McGeorge)法学院,取得法律博士(J.D.),又在杜兰 (Tulane)大学法学院取得公司治理专长证书,目前为慕旭法律事务所(Musick Peeler)合伙人,该事务所拥有150位律师的阵容。执业的前三年从事“民事诉讼”的法务,但因为诉讼业务与他不喜与人对立的个性格格不入,所以当九O年代欣逢中港台企业大举投资美国,他便转做非讼业务(商业、购并投资、证券有关的法务),并利用他公司治理的专长担任多家台湾企业及银行的外部董事。

虽然在美国就读中学、大学及法学院,接受全英语教育,但张天骏的中文读写及语言能力却能靠自修而超出水平,2009年曾出版一本联合著作有关跨国税务的书,在台湾及中国均非常畅销,张天骏曾经自嘲说:“我是靠中文吃饭的!”因为,跨国法律牵涉不同国家的民情与税制,有双语的辅助,会让人更加了解意涵,张天骏的双语能力扮演的是中港台企业进军美国的桥梁。

祖传三代,菩萨心肠

张天骏与慈济的第一次接触是在他大二时,跟随姨祖母谢魏满子(大爱剧场《家有满子》主角及“静思花道”讲师)到花莲参观慈院及精舍,感动证严法师改善东台湾医疗大环境的慈悲,张天骏的双亲自花莲建院时期即参与义卖活动,并捐了一个病房及两张病床,一家四口自八O年代即护持慈济至今,双亲笃信佛教,均是慈济荣董,父亲张迺良曾担任慈济法律顾问及慈济护校首届法律课讲师。

张天骏的岳父原本是父亲的客户,后来转介给儿子,成为张天骏自1993年执业以来的第一个当事人,也成就了张天骏与露西(Lucy)的美好姻缘。婚后居住在洛杉矶圣马利诺(San Marino)市,妻子露西也是南加大毕业的高材生,取得商学士及教育硕士,毕业后随父经商,创立佳特实业(Charter Enterprise),家族是法光寺信徒,如今也是慈济的护法。

张家父子同为慈济法律顾问。照片提供 / 张天骏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婚前一个月,张天骏夫妻返回花莲精舍,向证严法师报告婚事,接受祝福。照片提供 / 张天骏
订婚时与双方父母合影,新郎身边是岳父母,新娘身边是公婆。照片提供 / 张天骏

16岁的蒂芙妮(Tiffany)及13岁的金柏利(Kimberly)是张天骏夫妇的二个宝贝女儿,目前就读帕萨迪纳市(Pasadena)的韦斯特里奇(Westridge)女子学校。承续张家人祖传三代的慈善血统,行善不落人后,当两位女儿关注到早产儿缺乏保暖帽子护生,便双双号召同学为婴儿编织迷你毛帽,捐给各医院的婴儿室与新生儿加护病房。

深受孩子善行感动的张天骏夫妻,为年轻的孩子们设立了“为宝贝编织迷你小帽基金会” (Madhatter Knits Foundation),如今在全美东西两岸高中均有分会,这次新冠病毒基金会的高中生与慈济合作制作千份新妈妈防护袋及婴儿用防护罩赠送给多家医院,也是张家女儿的爱心表现。

张天骏带女儿参加发放。照片提供 / 张天骏

2007年2月21日,洛杉矶时报头版刊出张天骏夫妻及大女儿蒂芙妮有关“华裔在美国如何平衡融入主流及保有华人传统”的报导,小小年纪就接受采访的蒂芙妮长大后热爱写作,近日参加全美举办的“疫情期间如何求学”作文比赛,以“疫情之下的明日之星”(Leader of Tomorrow During the Pandemic)为题勇夺全美一等奖(录取三名),并得到一千美元奖金,外加三百元最佳艺术创意奖。想当年张天骏也曾在法学院得到“全校模拟国际法庭诉状比赛”(Best Memorial in International Moot Court competition)第一名,颇有乃父之风的蒂芙妮是张天骏的骄傲。

洛杉矶时报头版刊出张天骏夫妻及大女儿蒂芙妮有关“华裔在美国如何平衡融入主流及保有华人传统”的报导。照片提供 / 张天骏

天生佛缘,邂逅大爱

1998年,慈济美国面临组织架构优化的难题,当年有人向证严法师进言:“如果找美国人律师担任慈济顾问,上人没法和外国人沟通,最好要找懂中文的。”证严法师遂指示林碧玉副总及志工曾慈慧北上找张迺良请教美国慈济组织事宜,双方细谈之下,张迺良笑着说:“上人要找的人不是我,应该是找我的儿子,他是美国加州的执业律师。”这才知道张天骏专精公司组织法律,而且人就在洛杉矶,似乎冥冥之中张天骏早与慈济结了缘,况且执业后陆续为南加州几个佛教道场提供法律服务,目前也担任西来大学校董。

张天骏第一次见证严法师是在花莲静思堂,证严法师用餐之时不大讲话,只是对他说:“多用,多吃一点。我们等一下再谈事情!”最初的记忆就是证严法师用餐后迅速离席,当时他的便当还剩一半未用完,久了就理解证严法师是以秒在过人生。

隔年发生921地震,张天骏事先与证严法师约好返台开会,当日是从机场直奔台中分会。证严法师要张天骏随师,趁在车上空档及晚间讨论美国事务,在台湾中部灾区随师带给张天骏很大的震撼,他亲眼见到来自全台各地的志工们如蚂蚁雄兵般拼装组合屋,救援物资不断的送来,每到一处工地,都有几百位志工放下手上工作,快速走向证严法师搭乘的小巴士,围着证严法师争相报告。张天骏在车上居高临下,这一幕深深烙印在他脑海裹,他又旁听各地救灾及建筑师们的重建报告,证严法师无时无刻爱地球、爱众生及爱台湾的情怀深深地感动了他。

此后二十年有关美国慈济架构重整、免税资格、园区建设、捐赠、董事会治理、营运,乃至财税等法律事务,张天骏几乎无役不与;也曾协助申请联合国会员DPI组织资格,甚至亲赴纽约开会。期间,张天骏圆满了荣董,并募了岳父母及友人为荣董,同时担任慈济美国医疗基金会董事。张天骏客气地说:“虽然自知没有委员资格,其实内心早已认定自己是慈济人,如今期望能把握与上人及慈济的法缘,追随上人直到永远!”

逆增上缘,考验修行

证严法师的“分秒不空过”最让张天骏印象深刻:“师徒之间的谈话内容其实没有太大的道理,或者深奥的佛法,都是一些日常的关心,上人是一个很诚恳的人,所以弟子会被上人的真诚感动,然后就会有动力做慈济。所以,每次上人跟我讲‘多用心’,自己就觉得很惭愧,鞭策自己今后更用心。”

过去的张天骏是从法务志工做起,与一般志工的接触面不同,较集中在行政、法务、及税务等方面。2015年,慈济遇到的一股无明的“逆缘”,慈济人用智慧转成“逆增上缘”。事隔多年,总算慢慢淡化了当年的冲击;但他为慈济不平,心疼证严法师受委屈,身为一位律师,虽不了解但选择尊重慈济人的隐忍,也开始思考:“‘难道,我还没有读懂慈济这本书吗?’此后他开始多参与发放、街头募款等慈善活动。”

多年以前,孙慈喜及曾慈慧志工开始鼓励张天骏参加培训,他因为业务繁忙,又担心自己不够资格做慈济人,一直未报名参加培训;如今时机成熟了,当张天骏第一天去慈济上培训课,有一、两位师姊睁大眼睛问他:“你怎么来上课?”在他们眼中,张天骏这样的人还用培训吗?也可能是因为过去张天骏都穿着蓝天白云志工服进出慈济,大家误以为他早就是慈济委员了。

培训之后,张天骏更深刻体会证严法师常说的“多用心”,不仅要对慈济的事情用心,对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要用心。

原来,我们学佛就是反省的一个过程,自观内心很重要,很多人来慈济是因为上人的德行,走进慈济的初衷多半是想帮助别人,曾几何时,志工在服务的过程中受到慈济人的感动而改变了,最后,赫然发现来慈济就是自己在修行。

慈济法律顾问 张天骏
2019年,美国总会举办“为地球而健走”,张天骏带领经文处团队及美国第一银行团队一起健走(张天骏是经文处的律师及美国第一银行的独立董事)。照片提供 / 张天骏

脸书故事,接引菩萨 

经历过2015年的“消慈事件”,张天骏希望慈济人行善之余,更应该要护法,让大众的心不被无明火吞噬。他想利用“自媒体”的力量说慈济,用自己小小的力量,发声到自己的朋友圈,把自己知道的事写出来,因此有了张天骏的脸书专页。

张天骏以中英文双语撰文游刃有余,有时分享个人的生活点滴,有时贴文慈济的菩萨行动,作为律师,用文遣字养成严谨的习惯,作为志工,张天骏在情理法之外又添加许多的爱!

图文并茂的故事经由法律人的陈述,“说我所做,做我所说”,加强了说服力,竟然有朋友看到之后,自动要求加入大爱的行列。还有人原本只在脸书默默地看,也没有按“赞”,机缘成熟之后主动捐了荣董,让张天骏不敢小觑自媒体的力量。

张天骏说:“我持续的贴文,日子久了自然会有人发心!这也是我运用有限的时间,最能发挥护法效率的方式。”所谓“发心”不一定指金钱上面的奉献,看到有人认同慈济,就是张天骏最欣慰的成就。

“拉森为护士女儿求口罩”的故事便是张天骏脸书的代表作之一。拉森是张天骏妻子及姊姊的三十年老友,也是事业伙伴,当N95一罩难求,拉森的护士女儿饱受疫病的威胁,医院限制一星期只能用一个N95,通过张天骏的引见,拉森找到了慈济。

2020年4月初, N95口罩因种种因素迟迟未能如期运抵美国慈济,拉森只能排队等候,所幸美国医疗基金会执行长葛济舍急人之急,当纽约分会收到第一批N95口罩,特别拜托纽约执行长苏煜升“通宵快递”(Overnight Service)转调一箱给医疗中心,总算在5月6日上午10时收到了望穿秋水的两百多个N95消毒口罩,拉森立刻从梵努伊斯 (Van Nuys)开车一个多小时到医疗中心提领。

拉森捧着得之不易的N95口罩,刚刚开口说:“我很高兴能说几句感谢的话,我的心……”,然后就哽咽不能言语,只能反复诉说他的衷心感激。张天骏为他补充:“拉森的女儿希瑟是山谷长老会医院的加护病房护士,该院专门照顾新冠肺炎的病人,规定必须配戴N95口罩,而库存的N95口罩即将告罄,而且加护病房已有两位护士确诊,让拉森加倍担心自己的女儿。”

救人如救火,拉森在慈济人的帮忙之下,搬运防疫物资上车,又风尘仆仆地奔向女儿任职的医院。慈济人双手合掌,虔诚祈祷早日扑灭疫情,每一位女儿都能健康活泼地承欢膝下。

经由这个感人的故事,脸书上的朋友知道慈济在防疫物资短缺的窘境下,用尽方法采购进口,捐赠给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张天骏的岳母心疼饱受威胁的医护人员,率先捐款护持慈济采购个人防疫物资;张天骏又在脸书引用证严法师的慈示:“戴口罩只能治标,素食才能治本。”于是有脸友赞助“万人万餐救地球”的劝素活动,提供慈济采买素食便当到医院及社区劝素。

张天骏虽然是一位律师,却能在法庭之外,在键盘上敲打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人与人之间便升华成摆渡上岸的缘分了。张天骏很喜欢“有梦最美,希望相随”这句话,当一个人做梦,那只是梦,一群人一起做梦,就会美梦成真。他期待在有法度的大爱世界,与慈济家人同行菩萨道,一起圆梦!

慈济美国正以【有爱无惧・慈悲相系】行动募集50万颗爱心,每人至少投入10美元筹募500万美元的灾疫中长期援助善款;这份力量将帮助无数家庭度过这段艰困苦涩的黑暗时期。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更多新闻故事

掌握最新消息

订阅我们的电子简讯,把最新消息传送到您的邮箱。

慈济是以「慈、悲、喜、舍」之心,起救苦救难之行,予乐拔苦。

「废车载爱奔驰」行动计划​

将老旧废车捐给慈济,拍卖所得将支持「美国慈济基金会」推展慈善行动!您的爱心捐赠也可获得税务上的减免。

佛教慈济基金会是非营利501(c)(3)的慈善组织。版权所有 © 2020 佛教慈济基金会。 隐私权政策 | 使用条款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