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北加州分會  |  2019年4月11日
TzuchiUSA_camp-fire-the-light-of-each-other-during-the-rendezvous

作者 /阮雯瑜

攝影/容長明

參加了兩次現值卡發放,發現自己還是沒有辦法做到詳盡的記下每一位災民的故事。在回家的路上我就發現每位鄉親的故事我都只記得片段,無法分享詳盡的故事。我記得的是那一雙雙真摯專注的眼睛,還有他們忍不住的淚水和離去前緊緊的擁抱。

好心疼這些承受巨變的災民們。像是有一對夫妻,在等待發放現值卡時,坐在螢幕前看慈濟影片時就已淚流滿面。坐到桌前時,接近20分鐘,先生的眼淚幾乎沒有停過;太太在旁聽著,也是頻頻拭淚,當他接過現值卡時,更是淚崩。特別是當我在唸證嚴法師的信時,他們低下頭來,閉上雙眼,用一種無比的虔誠在聆聽……。

那一幕是這樣的令人感動!

還有好多的難忘的片段。有一位退休的高中諮商師, 留著落腮鬍,看起來不到60歲,很鎮靜地和我對話。他說,幾年前,太太過世,現在只剩他一人。他想去德州拜訪兄弟, 住一小段時間再打算。 當我唸了證嚴法師的信之後,他不禁流下眼淚,哭泣的說:「我無家可歸了!」不過,很快地,他又矜持地回復鎮靜。

另一個在我腦海裡的記憶是一位約60歲的女士。當我輕聲地問她:「你今天好嗎?」 時, 她回應說:「昨天很糟,今天好多了 。」我接著小心地問:「為什麼昨天很糟呢 ? 」 她說,昨天是她媽媽的生日,但是她幾年前過世了。說著她眼淚流下來了。我自己抽一張面擦自己的眼淚,開玩笑的說:「我不能看人哭,因為我一定哭。」她告訴我,媽媽的骨灰一直安放在家中,大火過後,回去那夷為平地的家,已不知道媽媽的骨灰在哪裡了。剛好兩天前,我看到一個朋友在臉書上分享一個專業組織—幫忙從火場灰燼中找出已故親人的骨灰。她很快抄下那組織的名字,心裡多了一絲希望。還有好多好多在我印象深刻的片段,例如,一位穿著朋友衣服的女士,跟我告別擁抱時,真誠地說:「你讓我有美好的一天!」(You made my day!);一位先生問我的名字,他說以後要一併為我禱告;還有一位三歲的小女孩,當我說她好可愛時,她用那童稚的聲音邀約我:「你可以來和我一起住喔。」(You can come stay with me!)

 這些經歷如同讓我在兩天中和一生只會見一次的四、五十位好友一一相會,好希望他們都能夠過得好。我真誠地覺得不是我而是

所有捐款人和慈濟志工,讓那位女士有了美好的一天;那位先生要一併禱告的不只是我,而是所有捐款人和慈濟志工;那位小女孩要邀約去她家的不只是我,也是所有愛心捐款人和慈濟志工。

我只是花了兩天時間,代替愛心捐款人將這份祝福放到他們的手上,而賑災過程帶給我對生命的反省卻是長久不滅的。

更多新聞故事

掌握最新消息

訂閱我們的電子簡訊,把最新消息傳送到您的郵箱。

與我們聯繫

電: +1(909)447.7799

慈濟是以「慈、悲、喜、捨」之心,起救苦救難之行,予樂拔苦。

行善行孝不能等

沒有受災就是福,能投入幫助人的人,就是「福中福」。

佛教慈濟基金會是非營利501(c)(3)的慈善組織。版權所有 © 2019 佛教慈濟基金會。隱私權政策  |  使用條款  |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合作方:北京天成堂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電話:86-010-5259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