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艾达风灾劫后余生 发放中的眼泪

纽约分会  |  2021年9月23日
Play Video

视频拍摄/加森(Garson Ormiston)、温雅娜(Hannah Whisenant)
编辑 /王伟龄

60多岁的王幸福在失去所有后,得到慈济即时地驰援,流下眼泪。摄影/温雅娜

“我住在Peck Ave的地下室。我的家里面什么都没了,床也没了,所有的衣服全泡在水里,包括这个单车,都泡在水里。”艾达风暴(Tropical Storm Ida)的威力强大,把上了年纪的纽约灾民王幸福所有家当都给毁了:“第二天我再去清理的时候,就碰到你们慈济的阿姨(志工),她就打电话(会所)给我300块(急难救助金),所以我非常地感动,真的,我那时候一无所有,啃着一个面包,用那个水喝着,是邻居给我的,太惨了。”

王伯伯、还有许多像王伯伯一样的灾民,劫后余生却失去所有,回想起生死交关薄如刀刃的惊心——在错的时刻若踏出错的那一步,就是被洪水灭顶。

一户灾民当时一家三口看着地下室不断激增上涨的水位:“我的女儿坐在床上害怕地说,妈妈我们没地方逃了,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我的先生仍然死守着水进来的入口,用身体去挡着。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还有的灾民试着逃到街上,但洪水很快地涨到她鼻子位置,她不得不拉着另外一个人,艰困地移动到安全的地方⋯⋯

慈济志工灾后迅速动员,轮番接力到皇后区淹水重灾区勘灾,并协助清扫和进行热食发放,李旸就是其中一员:“这是中国移民住的地方,水起码淹到房子的这里。”他手指着木造房一楼的一条水痕,明显高过他的身高,而许多灾民依旧还住在原有的泡水房里,十分窘迫:“房子还是湿的,你可以闻到发霉的味道。他们目前还没有恢复瓦斯供应,所以很多人从淹水以来至今没法洗澡,他们还不能煮饭,食物是很大的一个问题。”

灾民的处境,让人难以想像,世界大城纽约的灾后住房,凌乱脏污像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低收社区⋯⋯

有时候他们会收到些捐赠的食物,像是这些是速冻食品,那些食物都是冷冻的,他们都没有地方可以加热食物,房东想要把他们赶出去,让他们去别的地方,但是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去。

慈济志工 李旸

志工们听着灾民们的经历,心好疼。慈济纽约分会于9月8日进行第一场艾达风暴发放,服务26个家庭,9月11日再度发放,有59个受灾户受惠,领取600到1000美元不等的现值卡。

“今天我们再次举办发放活动,因为受影响的地区非常大,很多人受灾,他们仍旧非常需要帮助。”慈济志工蒋珊珊,灾难隔天就和其他志工一同为灾民动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地清扫灾区,灾后一个星期,便着手进行发放。

“他们(慈济)给我1000元现值卡,我们要用它来买床垫、床架和电饭锅,买任何我们需要的东西⋯⋯”受灾户胡凤梅的家,水位几乎淹到住屋的房顶,阳光把洪水退去的泥泞晒成难以抹去的记忆,牢牢地黏在墙上⋯⋯而现在总算有些资金,可以来重新打理生活:“我们还拿到毛毯、口罩,(志工)真的考虑很周到,我们居然拿到这些!”

另一位带着孩子的妈妈,要把现值卡拿来租房、给家里买个桌椅;而王伯伯,骑着家中唯一泡了水却没坏的单车,前来发放现场:“今天来,志工又给了我300元,我要买一些吃的,囤一些吃的。”

志工通过竹筒岁月,介绍慈济最初创始的精神,进而传承这份爱,用点滴行动学习付出,带动善的循环。摄影/林晋成
物资包内有毛毯、一盒口罩,以及净斯产品。摄影/温德娜
9月11日第二次发放,共发给了59户灾民,金额共46,900美元。摄影/加森

王伯伯说着说着,突然流下眼泪来,他很感动,活了60多年,没有遇过那么即时地协助,连家人都没那么快来帮忙:“很幸运认识慈济⋯⋯”戴上安全帽,王伯伯踩着脚踏车离去时的背影,感觉不再那样沉重。

我们努力让整个社区都知道这个事情,然后提供更大更全面的帮助。

慈济志工 李旸

这些行动,都还只是个开始,陪伴灾民的重建之路,才正要展开。

离开前,慈济人的温暖拥抱,是最有力的同在与关怀。 摄影/林晋成
每位灾民都可领取一份志工准备的物资包,志工用一份恭敬、感恩的心,双手交到灾民手上。 摄影/林晋成

艾达飓风携带狂风暴雨,严重破坏行经的美国南部和东岸地区,慈济美国启动急难救助机制,陪伴受创灾民。

更多新闻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