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青 鄧正喜重新出發

美國總會  |  2021年1月25日
TzuchiUSA-medical-center-patient-story_0000_鄧正喜深深的感恩妻子靳木英兩年多來盡心盡力,不離不棄的照顧

作者 /陳淑燕、鄭茹菁

鄧正喜深深地感恩妻子靳木英兩年多來盡心盡力,不離不棄的照顧。攝影/駱淑麗

中風之後,一切都變了!鄧正喜不時地從病床望向窗外的天空,顫巍巍地想像晴天的顏色,當時的他不確定,自己是否仍有機會走出醫院,倘佯在藍天白雲之下⋯⋯兩年前,鄧正喜因高血壓引起腦中風,六度進出醫院,輾轉在醫院與醫院之間的各種療程;慈濟人聽說以後,在他住院期間主動關懷並經常探視。

病中歲月 慈濟陪伴

由於鄧正喜久病不癒,志工介紹他到慈濟阿罕布拉醫療中心向鄧博仁醫師求診,經過鄧博仁的悉心照料,鄧正喜的治療漸入佳境,他形容鄧醫師是一位「五心級」的好醫師:「他有慈濟大醫王泉湧般的『愛心』,每次看診都非常『細心』,『貼心』地噓寒問暖,『耐心』調整我的用藥,每日用藥已經由早先的一杯藥到如今的兩顆藥,我的血壓和膽固醇也都控制得很好。除了繼續復健治療外,鄧醫師還很『用心』地將我轉診到中醫看賴益賢醫師做針炙。」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TzuchiUSA-medical-center-patient-story_0001_鄧博仁醫師用心的聆聽鄧正喜描述他身體的狀況
「五心級」的鄧博仁醫師細心地檢視鄧正喜所服藥物。攝影/駱淑麗
TzuchiUSA-medical-center-patient-story_0002_賴益賢中醫師細心的為鄧正喜做肢體的按摩
賴益賢中醫師細心地為鄧正喜做肢體的按摩。攝影/駱淑麗

近年來,美國慈濟醫療基金會與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東西醫學中心(UCLA Center for East-West Medicine)合作,結合東方與西方醫學的長處相輔相成,雙管齊下的治療病人,為深受病苦的病患尋找離苦得樂的窗口。由於社會大眾對中醫的陌生,推廣之初飽受主流冷眼相待,最終得到大家的認可。

賴益賢中醫師細心地為鄧正喜做針炙治療。攝影/駱淑麗

慈濟的「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四大志業與醫者的心不謀而合,行醫之人除了看病,也要教育病人。「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方法是一方面靠西方科技設備來檢驗診斷,另一方面當西醫有盲點時,有時花很多錢做很多檢查也找不出病因,造成社會資源被浪費,這時就要靠中醫來補足。

中醫包括針灸、指壓、營養飲食、改變生活方式及自我管理壓力等,再結合西醫藥物控制,以此作為基礎擬定治療計畫,從病患成長背景、工作環境、心理狀態、生活方式、營養飲食狀況,加上身體檢查報告,察言觀色直到完全了解掌握,這才進行正確治療方法,即使是癌末病人,醫者也要做到減輕病人及家屬的精神痛苦與經濟負擔,這是中西醫並行的治療方法。

志工陳淑燕協助鄧正喜的太太靳木英填寫門診的表格。攝影/駱淑麗

鄧正喜原本對重新站起來不抱希望,但經過多位慈濟醫師的鼓勵及照顧,以及自己努力做復健,他現在不但可以站起來,而且開始學走路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還有站起來的一天。他真心讚歎慈濟醫師:「中西醫整合治療挽救了我的健康!」

醫療助理楊麗娟仔細地向鄧正喜說明下次回診的時間和日期。攝影/駱淑麗

回憶過去的病中歲月,有數不清的日子,他陷入暈眩、心悸、頭痛、虛弱、噁心嘔吐,甚至昏迷的白天及夜晚,陪伴他的不僅有醫師護士,還有輪流前往看護的慈濟志工,不斷為他加油打氣,給他力量繼續與病魔拔河,直到戰勝它。

鄧正喜一再感恩所有慈濟醫療中心的醫護人員,因為他們親切地態度和對患者的關懷,讓就診的人有回到家的溫暖,慈濟醫療團隊視病猶親,對待患者就如同對待自己的家人。

櫃檯工作人員高靜慧親切地招呼著鄧正喜,令他覺得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般。攝影/駱淑麗

兩度中止 再次發願

1986年,鄧正喜辭去台灣的主廚工作,隻身來到加州,當年的他對自己的過去守口如瓶;移民後在聖塔芭芭拉(Santa Barbara)覓得一職,從新聞報導得知許多慈濟志工跟隨證嚴法師努力推廣慈濟志業,內心深受感動,他告訴自己:「我也可以幫忙!」

於是他在1993年慈濟義診中心開幕後,長時間利用自己週休一日的時間到義診中心打掃,每週一次從聖塔芭芭拉開車到義診中心做志工,因為他的勤奮及熱心,當年的美國慈濟報刊還報導了他的故事,而鄧正喜不敢居功,反而謙虛地說:「我做的只是微不足道的清潔工作,不像醫療的醫護人員做的都是照顧病人的重大任務!」可惜後來他因為工作變遷,終止了義診中心的志工服務。

搬到北嶺(Northridge)之後,經由志工王慈倫、廖阿淑及潘雪娟的引薦,鄧正喜先後加入蒙羅維亞(Monrovia)的慈濟小學以及聖諦瑪斯(San Dimas)美國總會的香積組,發揮他的主廚長才。鄧正喜利用週休二日的時間,秉持廚師的原則,確保食材新鮮、避免浪費,為慈濟志工烹煮營養又好吃的素食午餐,最令他感到高興的是看到大家把午餐都吃光光,那是慈濟人對香積志工的最高禮讚!

數年後,鄧正喜要再次換工作及搬家,加上他看到香積組有很多新志工的加入,心想:「少我一個應該沒關係吧!」再度終止了他的志工服務,現在想起來十分後悔,鄧正喜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

二十多年的志工服務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每當看到慈濟人的微笑,心中便很歡喜。

慈濟志工鄧正喜

他目前最大的願望便是「努力恢復健康,趕快回慈濟做香積!」鄧正喜在眾多志工們眼中是一位靦腆、寡言、認真負責,又配合度極高的難得夥伴,大家都虔誠祝福鄧正喜早日康復,重回香積組的志工行列。

法譬如水 前嫌盡釋

疫情期間,鄧正喜學會使用手機收看大愛電視台的《靜思晨語》,他引述證嚴法師的慈示:「前腳走,後腳放!」原本他極力掩蓋自己不堪回首的歷史,如今他都放下了,已經可以將幼年的悲傷及記憶當作故事說予人聽。原來,鄧正喜幼時家境貧寒,三兄妹分別送往不同人家收養,一直到他十九歲那年才有幸相認。

鄧正喜曾被兩位養父收養,第二位養父以淘沙石為生,雙腳經年累月浸泡在冰冷的河水中淘取沙石做買賣,供他上學。好景不常,有一次因為家中遭竊,鄧正喜被養父誤認為家賊,萬般委屈之餘決定放棄學業、自力更生,期待學得一技之長養活自己和家人。

十二歲時,鄧正喜去修車廠當黑手學徒,十四歲去當礦工,整整兩年在既濕冷又黑暗的坑道吃著冷冷的便當,吃怕了冷飯之後,十六歲改行去餐廳做學徒,終於吃上了美味的熱飯。鄧正喜在學會臺菜和川菜之後,應聘到日本深造,自此與美食結下不解之緣,也奠定到慈濟香積組服務的基礎,每次慈濟活動結束後,鄧正喜都是歡喜地一路吹著口哨開車回家。

過去的鄧正喜並不喜歡過年過節,因為親人四散難以團聚,每每看到別人在節日期間一家團聚的景象,總是讓他非常感傷。但參加慈濟之後,志工們溫暖的微笑和關懷讓他找回了家的感覺!

如今的鄧正喜不用猜想窗外的天色,因為眼前已有許多藍天白雲交相出現,他感覺生命的春天將再度來臨。當他聽說慈濟醫療中心通過聯邦政府認證,計畫擴充醫療設備及場地,以符合聯邦認證醫療中心(Federally Qualified Health Centers, 簡稱FQHC)的要求,作為一個幾經慈濟醫療人文洗禮的病人,他呼籲大家慷慨解囊、付出愛心,用愛護持慈濟醫療中心。

鄧正喜深信,優質的人本醫療服務可以進一步守護生命,寬廣的醫療空間及先進的設備,可以讓慈濟精神理念號召更多醫護人員,照顧不同需求的病患,尤其是持白卡的患者,慈濟醫療中心將會是一個溫暖的醫療之家,因為有慈濟志工伸開雙臂用愛迎接病人,帶領大家加入大愛的行列,一起守護社區的健康! 

慈濟美國「有愛無懼・慈悲相繫」災疫中長期紓困計畫,與您攜手幫助無數家庭度過這段艱困苦澀的黑暗時期。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