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紹箕裘 法律人的有情天地

美國總會  |  2020年9月21日
TzuchiUSA-lawyer-chang-story_0000_Photo 7 - 張天駿為南加野火走上街頭募款

作者 /鄭茹菁

張天駿為南加野火走上街頭募款。照片提供 / 張天駿

《為誰辯護》的名言:「他人昨日的地獄,將成為我明日的工作。」律師被描述成看盡人生百態的法律擺渡人;在訴訟的過程中,律師時而扮演「導演」,在法庭上引導各人按照他的劇本演出,時而變身為「算命師」,預告當事人訴訟的走向及可能的結局。

說到「律師」,想像中應該是西裝畢挺、不苟言笑或謹言慎行的模樣,聽說律師當久了,有些律師會對正義感到麻痺,有些則是勇往直前、永不言敗。然而,慈濟法律顧問張天駿律師慈眉善目、維護正義、保障人權,絕不當違反正義的「導演」,也不做預告未來的「算命師」,張律師辦的法務並非在法庭拼輸贏的訴訟,而是一般公司、團體有關商務的法律工作,他忠誠保護當事人的權益,並兼顧是否利益眾生,未語先笑的張天駿總是能在第一時間,用真誠贏得當事人的信任與託付。

不以規矩,不成方圓

由於父親在臺北地方法院任職配有宿舍,張天駿隨同父母從臺北士林搬去臺北市杭州南路的司法九村居住,就讀私立復興中小學,他從小與法律人朝夕相處、耳濡目染,仰慕司法官伸張正義的風範,小小心靈很早就埋下法律的種子。

父親張迺良曾任臺北地方法院檢察官,因屢破重大刑案,曾當選「全國特保最優司法人員」,榮獲先總統蔣中正召見,並頒發榮譽獎章。六O年代獲「聯合國人權獎金」,赴美、澳兩國考察司法業務。曾任臺北地院刑事庭及少年法庭庭長、臺灣高等法院法官,一直到四十七歲離職赴美深造,取得法律博士學位(J.D.)。

張天駿律師的辦公室。照片提供 / 張天駿

張迺良返臺後轉任律師,獲聘擔任政府各部會法律顧問及行政院顧問,並在各大學兼課。張天駿的母親王月女士曾任靜修女中及士林中學老師,父母的身教言教對張天駿潛移默化,養成他悲天憫人的慈濟心腸!

父親對兒子的影響尤大,原本張天駿已經申請到獎學金就讀南加大最熱門的電機系,但因為父親的期許而毅然轉系,他的法律路其實是從「父子情深」出發的。

張天駿畢業於南加州大學及麥克喬治(McGeorge)法學院,取得法律博士(J.D.),又在杜蘭 (Tulane)大學法學院取得公司治理專長證書,目前為慕旭法律事務所(Musick Peeler)合夥人,該事務所擁有150位律師的陣容。執業的前三年從事「民事訴訟」的法務,但因為訴訟業務與他不喜與人對立的個性格格不入,所以當九O年代欣逢中港臺企業大舉投資美國,他便轉做非訟業務(商業、購併投資、證券有關的法務),並利用他公司治理的專長擔任多家臺灣企業及銀行的外部董事。

雖然在美國就讀中學、大學及法學院,接受全英語教育,但張天駿的中文讀寫及語言能力卻能靠自修而超出水平,2009年曾出版一本聯合著作有關跨國稅務的書,在臺灣及中國均非常暢銷,張天駿曾經自嘲說:「我是靠中文吃飯的!」因為,跨國法律牽涉不同國家的民情與稅制,有雙語的輔助,會讓人更加了解意涵,張天駿的雙語能力扮演的是中港臺企業進軍美國的橋樑。

祖傳三代,菩薩心腸

張天駿與慈濟的第一次接觸是在他大二時,跟隨姨祖母謝魏滿子(大愛劇場《家有滿子》主角及「靜思花道」講師)到花蓮參觀慈院及精舍,感動證嚴法師改善東臺灣醫療大環境的慈悲,張天駿的雙親自花蓮建院時期即參與義賣活動,並捐了一個病房及兩張病床,一家四口自八O年代即護持慈濟至今,雙親篤信佛教,均是慈濟榮董,父親張迺良曾擔任慈濟法律顧問及慈濟護校首屆法律課講師。

張天駿的岳父原本是父親的客戶,後來轉介給兒子,成為張天駿自1993年執業以來的第一個當事人,也成就了張天駿與露西(Lucy)的美好姻緣。婚後居住在洛杉磯聖馬利諾(San Marino)市,妻子露西也是南加大畢業的高材生,取得商學士及教育碩士,畢業後隨父經商,創立佳特實業(Charter Enterprise),家族是法光寺信徒,如今也是慈濟的護法。

張家父子同為慈濟法律顧問。照片提供 / 張天駿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婚前一個月,張天駿夫妻返回花蓮精舍,向證嚴法師報告婚事,接受祝福。照片提供 / 張天駿
訂婚時與雙方父母合影,新郎身邊是岳父母,新娘身邊是公婆。照片提供 / 張天駿

16歲的蒂芙妮(Tiffany)及13歲的金柏利(Kimberly)是張天駿夫婦的二個寶貝女兒,目前就讀帕薩迪納市(Pasadena)的韋斯特里奇(Westridge)女子學校。承續張家人祖傳三代的慈善血統,行善不落人後,當兩位女兒關注到早產兒缺乏保暖帽子護生,便雙雙號召同學為嬰兒編織迷你毛帽,捐給各醫院的嬰兒室與新生兒加護病房。

深受孩子善行感動的張天駿夫妻,為年輕的孩子們設立了「為寶貝編織迷你小帽基金會」 (Madhatter Knits Foundation),如今在全美東西兩岸高中均有分會,這次新冠病毒基金會的高中生與慈濟合作製作千份新媽媽防護袋及嬰兒用防護罩贈送給多家醫院,也是張家女兒的愛心表現。

張天駿帶女兒參加發放。照片提供 / 張天駿

2007年2月21日,洛杉磯時報頭版刊出張天駿夫妻及大女兒蒂芙妮有關「華裔在美國如何平衡融入主流及保有華人傳統」的報導,小小年紀就接受採訪的蒂芙妮長大後熱愛寫作,近日參加全美舉辦的「疫情期間如何求學」作文比賽,以「疫情之下的明日之星」(Leader of Tomorrow During the Pandemic)為題勇奪全美一等獎(錄取三名),並得到一千美元獎金,外加三百元最佳藝術創意獎。想當年張天駿也曾在法學院得到「全校模擬國際法庭訴狀比賽」(Best Memorial in International Moot Court competition)第一名,頗有乃父之風的蒂芙妮是張天駿的驕傲。

洛杉磯時報頭版刊出張天駿夫妻及大女兒蒂芙妮有關「華裔在美國如何平衡融入主流及保有華人傳統」的報導。照片提供 / 張天駿

天生佛緣,邂逅大愛

1998年,慈濟美國面臨組織架構優化的難題,當年有人向證嚴法師進言:「如果找美國人律師擔任慈濟顧問,上人沒法和外國人溝通,最好要找懂中文的。」證嚴法師遂指示林碧玉副總及志工曾慈慧北上找張迺良請教美國慈濟組織事宜,雙方細談之下,張迺良笑著說:「上人要找的人不是我,應該是找我的兒子,他是美國加州的執業律師。」這才知道張天駿專精公司組織法律,而且人就在洛杉磯,似乎冥冥之中張天駿早與慈濟結了緣,況且執業後陸續為南加州幾個佛教道場提供法律服務,目前也擔任西來大學校董。

 張天駿第一次見證嚴法師是在花蓮靜思堂,證嚴法師用餐之時不大講話,只是對他說:「多用,多吃一點。我們等一下再談事情!」最初的記憶就是證嚴法師用餐後迅速離席,當時他的便當還剩一半未用完,久了就理解證嚴法師是以秒在過人生。

隔年發生921地震,張天駿事先與證嚴法師約好返臺開會,當日是從機場直奔臺中分會。證嚴法師要張天駿隨師,趁在車上空檔及晚間討論美國事務,在臺灣中部災區隨師帶給張天駿很大的震撼,他親眼見到來自全臺各地的志工們如螞蟻雄兵般拼裝組合屋,救援物資不斷的送來,每到一處工地,都有幾百位志工放下手上工作,快速走向證嚴法師搭乘的小巴士,圍著證嚴法師爭相報告。張天駿在車上居高臨下,這一幕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裹,他又旁聽各地救災及建築師們的重建報告,證嚴法師無時無刻愛地球、愛眾生及愛臺灣的情懷深深地感動了他。

此後二十年有關美國慈濟架構重整、免稅資格、園區建設、捐贈、董事會治理、營運,乃至財稅等法律事務,張天駿幾乎無役不與;也曾協助申請聯合國會員DPI組織資格,甚至親赴紐約開會。期間,張天駿圓滿了榮董,並募了岳父母及友人為榮董,同時擔任慈濟美國醫療基金會董事。張天駿客氣地說:「雖然自知沒有委員資格,其實內心早已認定自己是慈濟人,如今期望能把握與上人及慈濟的法緣,追隨上人直到永遠!」

逆增上緣,考驗修行

證嚴法師的「分秒不空過」最讓張天駿印象深刻:「師徒之間的談話內容其實沒有太大的道理,或者深奧的佛法,都是一些日常的關心,上人是一個很誠懇的人,所以弟子會被上人的真誠感動,然後就會有動力做慈濟。所以,每次上人跟我講『多用心』,自己就覺得很慚愧,鞭策自己今後更用心。」

過去的張天駿是從法務志工做起,與一般志工的接觸面不同,較集中在行政、法務、及稅務等方面。2015年,慈濟遇到的一股無明的「逆緣」,慈濟人用智慧轉成「逆增上緣」。事隔多年,總算慢慢淡化了當年的衝擊;但他為慈濟不平,心疼證嚴法師受委屈,身為一位律師,雖不了解但選擇尊重慈濟人的隱忍,也開始思考:「『難道,我還沒有讀懂慈濟這本書嗎?』此後他開始多參與發放、街頭募款等慈善活動。」

多年以前,孫慈喜及曾慈慧志工開始鼓勵張天駿參加培訓,他因為業務繁忙,又擔心自己不夠資格做慈濟人,一直未報名參加培訓;如今時機成熟了,當張天駿第一天去慈濟上培訓課,有一、兩位師姊睜大眼睛問他:「你怎麼來上課?」在他們眼中,張天駿這樣的人還用培訓嗎?也可能是因為過去張天駿都穿著藍天白雲志工服進出慈濟,大家誤以為他早就是慈濟委員了。

培訓之後,張天駿更深刻體會證嚴法師常說的「多用心」,不僅要對慈濟的事情用心,對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要用心。

原來,我們學佛就是反省的一個過程,自觀內心很重要,很多人來慈濟是因為上人的德行,走進慈濟的初衷多半是想幫助別人,曾幾何時,志工在服務的過程中受到慈濟人的感動而改變了,最後,赫然發現來慈濟就是自己在修行。

慈濟法律顧問 張天駿
2019年,美國總會舉辦「為地球而健走」,張天駿帶領經文處團隊及美國第一銀行團隊一起健走(張天駿是經文處的律師及美國第一銀行的獨立董事)。照片提供 / 張天駿

臉書故事,接引菩薩 

經歷過2015年的「消慈事件」,張天駿希望慈濟人行善之餘,更應該要護法,讓大眾的心不被無明火吞噬。他想利用「自媒體」的力量說慈濟,用自己小小的力量,發聲到自己的朋友圈,把自己知道的事寫出來,因此有了張天駿的臉書專頁。 

張天駿以中英文雙語撰文游刃有餘,有時分享個人的生活點滴,有時貼文慈濟的菩薩行動,作為律師,用文遣字養成嚴謹的習慣,作為志工,張天駿在情理法之外又添加許多的愛! 

圖文並茂的故事經由法律人的陳述,「說我所做,做我所說」,加強了說服力,竟然有朋友看到之後,自動要求加入大愛的行列。還有人原本只在臉書默默地看,也沒有按「讚」,機緣成熟之後主動捐了榮董,讓張天駿不敢小覷自媒體的力量。 

張天駿說:「我持續的貼文,日子久了自然會有人發心!這也是我運用有限的時間,最能發揮護法效率的方式。」所謂「發心」不一定指金錢上面的奉獻,看到有人認同慈濟,就是張天駿最欣慰的成就。

「拉森為護士女兒求口罩」的故事便是張天駿臉書的代表作之一。拉森是張天駿妻子及姊姊的三十年老友,也是事業夥伴,當N95一罩難求,拉森的護士女兒飽受疫病的威脅,醫院限制一星期只能用一個N95,通過張天駿的引見,拉森找到了慈濟。

2020年4月初, N95口罩因種種因素遲遲未能如期運抵美國慈濟,拉森只能排隊等候,所幸美國醫療基金會執行長葛濟捨急人之急,當紐約分會收到第一批N95口罩,特別拜託紐約執行長蘇煜升「通宵快遞」(Overnight Service)轉調一箱給醫療中心,總算在5月6日上午10時收到了望穿秋水的兩百多個N95消毒口罩,拉森立刻從梵努伊斯 (Van Nuys)開車一個多小時到醫療中心提領。

 拉森捧著得之不易的N95口罩,剛剛開口說:「我很高興能說幾句感謝的話,我的心……」,然後就哽咽不能言語,只能反覆訴說他的衷心感激。張天駿為他補充:「拉森的女兒希瑟是山谷長老會醫院的加護病房護士,該院專門照顧新冠肺炎的病人,規定必須配戴N95口罩,而庫存的N95口罩即將告罄,而且加護病房已有兩位護士確診,讓拉森加倍擔心自己的女兒。」

救人如救火,拉森在慈濟人的幫忙之下,搬運防疫物資上車,又風塵僕僕地奔向女兒任職的醫院。慈濟人雙手合掌,虔誠祈禱早日撲滅疫情,每一位女兒都能健康活潑地承歡膝下。

經由這個感人的故事,臉書上的朋友知道慈濟在防疫物資短缺的窘境下,用盡方法採購進口,捐贈給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張天駿的岳母心疼飽受威脅的醫護人員,率先捐款護持慈濟採購個人防疫物資;張天駿又在臉書引用證嚴法師的慈示:「戴口罩只能治標,素食才能治本。」於是有臉友贊助「萬人萬餐救地球」的勸素活動,提供慈濟採買素食便當到醫院及社區勸素。

張天駿雖然是一位律師,卻能在法庭之外,在鍵盤上敲打一個又一個感人的故事,人與人之間便昇華成擺渡上岸的緣分了。張天駿很喜歡「有夢最美,希望相隨」這句話,當一個人做夢,那只是夢,一群人一起做夢,就會美夢成真。他期待在有法度的大愛世界,與慈濟家人同行菩薩道,一起圓夢!

慈濟美國正以「有愛無懼・慈悲相繫」行動募集50萬顆愛心,每人至少投入10美元籌募500萬美元的災疫中長期援助善款;這份力量將幫助無數家庭度過這段艱困苦澀的黑暗時期。

支持慈濟災疫中長期援助計劃,陪伴疫情中受重創的弱勢族群。

更多新聞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