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积饭点亮街友贫童求学路

 | 2021年1月15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TzuchiUA-Hawaii_Nanaikapono Elementary School Jing Si Rice Distribution_0000_20201207 – 20201215_Nānākuli-Wai'anae-Compl

作者 /林桓玺、王伟龄

夏威夷慈济志工为欧胡岛西边的学区街友学童准备两万多包香积饭。图为12月18日的学区得来速发放。摄影/林桓玺

教育,是翻转孩子未来的希望,尤其是对无家可归的贫童来说,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所造成的风暴,吹得这些孩子们的未来更飘摇黯淡,远距网课对街友贫童来说困难重重,再加上有一餐没一餐,总是饥肠辘辘——对他们而言,眼下求生存,远比受教育来得重要⋯⋯

而就在孩子们几乎要放弃自己的时候,有一群大人轮番投入,能拉回一个是一个。

一个都不能少

2020年12月7日到15日间,夏威夷慈济志工将两万三千包的香积饭,送给欧胡岛(O‘ahu)西区的街友家庭,负责接收的,是州政府教育部的那纳库尼-华奈九学区注册组主任杨颖瑾(Nānākuli-Wai’anae Complex Area School Renewal Specialist),她的团队所涵盖的区域内有九所学校,专门负责协助600多名无家可归的儿童,让他们的求学之路不中断。

TzuchiUA-Hawaii_Nanaikapono Elementary School Jing Si Rice Distribution_0001_20201207 – 20201215_Nānākuli-Wai'anae-Compl
慈济志工于12月7日到15日间,为学区送去救急的粮食。摄影/林桓玺
TzuchiUA-Hawaii_Nanaikapono Elementary School Jing Si Rice Distribution_0002_20201207 – 20201215_Nānākuli-Wai'anae-Compl
志工连日动员,希望孩子能够温饱,专心念书。摄影/林桓玺

“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这些孩子的基本需求获得满足,继续学习,希望把他们的潜力发挥出来,然后改变他们的命运,改变他们的未来。”杨颖瑾心疼,原本就过得好辛苦的孩子们,状况又再急转直下:“疫情尚未发生前,这些孩子就急需帮助,没有饭吃、没有衣服。我们就去找捐助或是用我们自己的经费(购买基本物资)。”

全美每四个孩子中就有一个孩子吃不饱,我们这里整个社区也都受到很大的影响,原本就很多失业的人、无家可归的人,经过疫情后,情况更加严重。

學區註冊組主任 楊穎瑾
杨颖瑾带着学区的团队服务西区街友学童,而疫情发生让这些孩子们的学习路更加坎坷。摄影/林桓玺

一箱箱的慈济香积饭送进学区仓储,整理好,再由学区专员“挨家挨户”去送给街友家庭,只是这些“家”和“户”,是海边临时搭建的帐篷、停车场的一辆车,或是好几个家庭挤在一栋住宅内⋯⋯更糟糕的是,现在专员扑空的机率越来越高了。

杨颖瑾的团队中,担任学区住房协调员的捷雅娜.赫特(Jeanna Hurt,Nānākuli-Wai’anae Complex Area School Housing Specialist),有21年的社区关怀工作经验,她说,禁止在外聚会的政策,使得许多游民与他们的孩子更不稳定的游移:“因为要居家避疫,我们的学生家庭都分散到各地,然后有更多的街友家庭出现,来上我们学区里的学校。这样的来来去去和流动,让追踪更加困难。”

让人头痛的,还有无法掌握孩子们的远距学习状况——尽管学校可以供给远距教学设备,居无定所的学童却无法充电或连上无线网络。

“给他们电脑和无线上网,他们才有办法继续上课。”捷亚娜眼底有一抹忧伤,因为每次出去访视,眼前所见的,都是这些特殊情况的孩子们,求学路上大大小小、接二连三的绊脚石:“很多地方或店家都没开,或是不再让游民进入充电,如果你的电脑在上课到一半时没电,这堂课就泡汤了⋯⋯”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疫情中,夏威夷海边的游民帐篷越来越多。摄影/林桓玺
疫情中有些家庭付不出租金,被迫流落街头。摄影/林桓玺
直接住在卡车上的游民。摄影/林桓玺

疫情中,孩子缺课状况更加严峻,许多家长为了生活无法陪伴学童,没有人管孩子,孩子索性就不登入上课;另外还有些学童甚至在家长的支援下,也不知道如何使用远距教学工具;至于剩下的一部份学童,是没有所谓的家长的。

“如果他们连续缺课缺五堂,我们就会去找这到这些孩子,了解为什么他们无法登入上课。如果一个家庭有太多孩子同时要上课,对家长来说根本就是无法负担的责任,如果他们还有父母的话⋯⋯”捷雅娜顿了一下,继续说:“而很多青少年的街友,是根本没有父母的⋯⋯”

而即便八月中旬以后,新学年开始许多技术性的问题获得改善,每个街友孩子们都能得到远距上课的电脑,不过设备丢失或遭窃的新问题却也随之浮现。

我们今年有多太多的学生,无法结业。因为上课时间不足。

學區住房協調員 捷雅娜
有的游民在树下栖身。摄影/林桓玺

满足基本需求

状况再怎么糟,这群教育团队努力地协助街友家庭解决问题,因为他们深信,教育是赋予孩子们改变命运的力量,也强调无论什么样的捐赠都能改善现况,因为若没有满足基本需求,学生无法认真学习。

“来自各方的捐助能够让我们的工作更顺利进行。文具用品、清洁卫生用品,而我们去访问这些家庭时,他们第一个反应的就是没有食物。”捷雅娜语重心长。

孩子无法专心坐在电脑前上课,如果他的肚子空空饥肠辘辘⋯⋯所以食物捐赠是帮助学生就学的其中一个关键,你们给了23,000包的香积饭,实在太重要了!这些家庭的反应也非常好,我们非常非常感激。

學區住房協調員 捷雅娜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12月18日学区发放日,车阵排成一条龙。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有幸的家庭还有台车子可以挡风避雨,能开车前来领取物资,但也有很多家庭连车子都没。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同样担任住房协调员的妲娜.梅尼博格(Donna Manibog,Nānākuli-Wai’anae Complex Area School Housing Specialist)在访视街友学童家庭的过程中,见证拿到香积饭的居民眼睛为之一亮,因为州政府提供各式食物发放给游民家庭,却无法提供饭、面等淀粉类物资。“我们的食物捐赠,有些是罐头,有些是新鲜蔬果、也有冷冻肉品,或是汤。唯一没有的就是饭,没有食物捐赠里有任何饭,但是夏威夷人主食就是吃饭,所以我们感谢(慈济)基金会把饭带来给我们。”

学区的居住问题协调员捷雅娜。摄影/林桓玺
长年服务街友贫童的妲娜。摄影/林桓玺

念念不忘

“证严法师给了我们很多食物,不单只是食物,而是心灵的食物。”杨颖瑾是慈济香积饭捐赠给夏威夷学区街友贫童的重要推手,她和慈济可以追溯到一段近乎20年前的缘份。

“我们来美国的,都是经历过比较困难的时期,不只是有没有钱,还有社交、文化、远离父母⋯⋯所以我们需要有个团体、像家人一样,给你这样的联系。这样的需求,基本上每个新移民都有⋯⋯”杨颖瑾回忆:“大学毕业后刚刚来到这里,那时我是新婚,我的侄子想学中文便到慈济开设立的中文学校洽询,因为我本身也信佛,在跟慈济志工聊天时她得知我是大学毕业也讲中文,便询问我可不可以来教中文。”

就这样,杨颖瑾成了慈济夏威夷中文学校的老师,也因为这个经验,觉得教小孩子很有意思,就决定转行继续深造并专攻特殊教育:“那个社群需要多一点人的关爱,我后来成为特教老师,加上生活忙碌,孩子、工作、父亲在香港大病,来来去去,后来没坚持在慈济。”

杨颖瑾细数着她与慈济的缘分,尽管转换了工作环境,但她始终对证严法师教导的“人有二十难”,念念不忘。

与慈济重新联系上的杨颖瑾(左一)和学区工作人员感谢慈济在事态紧急时,为需要的学童伸出援手。摄影/钟豪

“我想说的是,我在人文学校的图书馆,拿了一本书来看,那是证严法师写的书,第一难第二难我记住了,一直没有忘记。人有二十难,第一难是贫穷布施难,贫穷不只是钱的问题。那种贫穷,是内心的需求有没有感到满足,如果内心感到满足了,你就很富裕,那时候你就会去布施,师父的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

“第二是富贵求道难,也是这样。我从担任老师,成为部门主管到学区去帮别的学校,甚至到管理整个州的精神健康部门⋯⋯我在心中一直告诉自己,无论职位升迁,只要自己可以做得到,就要替别人服务⋯⋯这个缘,我一直不敢忘记。”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夏威夷慈济志工在当地发放香积饭的期间,意外联系上了杨颖瑾。

我知道慈济每样东西都有很深刻的意义在里面。香积饭里面很多蔬菜,除了可以带给健康状况不是很好的游民营养,我也希望不只是给食物而已,而是把香积饭里头的善心善念、怎样来爱护环境等的美善信息传递给孩子,让他们身心都健康。

學區註冊組專員 楊穎瑾

一段善缘,牵起慈济香积饭送入学区,温饱街友学童的肚子,也期待这一颗颗饱满圆润的米饭,能圆满孩子们的未来。

支持慈济灾疫中长期援助计划,陪伴疫情中受重创的弱势族群。

通过杨颖瑾牵起的缘分,夏威夷州教育部代表在接收到香积饭后,画着一张写著“感谢台湾慈济佛教基金会的捐赠,并祝您们佳节愉快!”的海报。摄影/林桓玺
夏威夷教育部寄给慈济的感谢信函。摄影/林桓玺

慈济美国【有爱无惧・慈悲相系】灾疫中长期纾困计划,与您携手帮助无数家庭度过这段艰困苦涩的黑暗时期。

更多新闻故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